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王伯昭被打事件,王伯昭被张卫健谢霆锋殴打始末,王伯昭为什么会被打

777钱柜娱乐老虎机 aty25 2855次浏览 0个评论

王伯昭被打事件

王伯昭被打事件 这样照片相信大家很熟悉,他正是86版《西游记》中的小白龙,而他的扮演着就是演员王伯昭。当年的小白龙也可谓是俊俏小生,因出演这一角色,也让他红极一时。 然而在2004年发生了一件大家都不愿意听到的事“小白龙演戏时被‘真打’住院”,而打人的两名演员分别是张卫健和谢霆锋。 事件还原 2004年9月,内地演员王伯昭出演《小鱼儿与花无缺》,其中一场戏演江别鹤尸体,小鱼儿和花无缺看到杀父仇人,就上去狠揍,也就是“鞭尸”,但打得不解气,因为他们自己没有亲手杀死仇人。 图中可见是真打,没有借位错位之类的,可谓是拳拳到肉。可这段戏后,王伯昭就到医院了,说打重伤了,后来还上北京的某法院去告,说拍戏怎么可以真的打人,直到二人后来去医院道歉,他嘴里还是不满地训斥他们不该打他。 王伯昭被打事件  

王伯昭为什么会被打

和香港化妆师有矛盾 根据王伯昭的自述原因可能是和拍戏前一天的一次争执有关。王伯昭回忆了这次争吵:“几天前一次拍戏,有一个吊灯在修理,我在旁边等着,看到有一个椅子,我就想去坐坐,结果有一个人就说这椅子不能坐,是香港化妆师的。我说这有什么不能坐的?在争执中,由于那椅子是塑料的,不留神就给弄折了,结果就吵,后来那个香港化妆师来了就要动手,最后让别人给拉开了。” 王伯昭被打事件 调戏工作人员 而另一种打人说法是,王伯昭被打是因他常调戏女工作人员,张卫健看不过眼才对他动手。对此王伯昭被求证时力予否认,自言在拍戏现场即使跟女工作人员说些有弦外之音的话,也不过是现场的调侃,他不相信张卫健会因此大打出手。 后有人怀疑是某人花钱雇人在网络上散播谣言,恶意中伤。  

王伯昭谈被张卫健谢霆锋殴打始末

2004年9月18日的夜里,王伯昭在《花无缺和小鱼儿》剧组因为8-10秒的殴打情节而受伤。而这个所谓“借戏伤人”事件因其特殊社会性质可被安放在法律、经济、道德等等一系列框架内诠释。 在案件正式起诉和法律最终判定出台之前,作为旁观者我们其实无权主观臆断双方对错,但就“王伯昭事件”所具有的深远意义与现阶段社会普遍负面反应来看,本次事件调查所缺失的大量细节或许正是造成双方歧义的原因。 我们是否真的如我们认为的那样,了解本次事件的细节呢?在那些让所有人觉得烂熟的王伯昭自叙中,是否还有一些细节是媒体从未碰触过的: “我感觉(打人过程)有8-10秒” 张卫健一屁股坐在我肚子上” “谢霆锋踢我左腿根,我想着就后怕,差点踢到关键部位” 也许,其中某些细节会成为决定“王伯昭事件”未来的重要关键。 2004年10月27日深夜,记者拨通了王伯昭在宁波拍戏使用的临时电话,并和他进行了一场事件细节全面回忆。虽然在记者追问某些细节,以及媒体相关报道时,王伯昭表示他已“不想再想,不想再说”,但在回忆到“张卫健坐在我胸膛上打我耳光”等片段时,我昂伯昭的叙述逻辑清楚,记忆细节非常清晰,且随着情绪激动,语调逐渐变得高亢。 记者随后开始设法联系王伯昭简历所载称其2000年获得硕士学位的UCLA大学、国内媒体称将张、谢列入“黑名单”的美国演员工会,以及国内专打名人诉讼的法律界专家,以印证事件以来王伯昭单方面叙述的侧面真实性。 王伯昭被打事件 事件细节回放 拍摄前 “张卫健是策划” 王伯昭在接受记者采访之初就肯定地说,目前就本次受伤事件向张卫健、谢霆锋索赔金额已经确定,两个人的索赔金额加在一起总额100万。按照王的主观意愿,张卫健应赔金额应该更高,因为“张卫健是策划,首先从改剧本开始就是他,让我从‘活人’变成‘死人’”。 王伯昭“策划者”推论的依据是:“那天晚上(9月18日)拍摄的时候,所有灯光都架好了,我们演员都到现场了在旁边呆着,当时要拍的34集剧本临时作废,张卫健用广东话在和导演嘀嘀咕咕,张卫健说得多,导演说得少。” 由于电视剧跳拍的缘故,在已拍的《花无缺与小鱼儿》36、38集,王伯昭仍是个活人,因此在王伯昭看来这次临时改戏非常不合情理。 总导演王晶则被王伯昭排除了临时改剧本的可能,“王晶在到医院看我时,他的话侧面印证了我的猜测,因为当天晚上他在从香港飞北京的飞机上,不可能临时改剧本,而且也不知道整件事情”。 王伯昭还认为谢霆锋是事件“从犯”,因为当时谢和其他演员一样都在等待,“谢霆锋没说什么,他就和其他演员在旁边呆着”。 截至目前,王伯昭很难直接证实他的猜测,因为王伯昭承认“我不懂广东话,我看到都是他(指张卫健)叽里呱啦在说,我听不到他们说了什么,我是猜测”。 “张卫健说‘不会的,不会的,我就打这么重’,谢霆锋也说‘我就踢这么重’”。 按照王伯昭的说法,9月18日晚上他到现场,已经感觉到气氛不对,“本来我们是分A、B组开工,但是当天晚上我到现场发现B组没开工,B组所有香港人都跑到A组来看,当时有20多个香港人在旁边看”。 在这种特殊气氛下,同时又面临临时修改剧本“打尸体”的情节,王伯昭说他曾提出过自己的异议,“我说后面还有20多场戏,万一‘打尸体’打出点什么事就不好说了,能不能用替身”。 但是对方认为用替身很容易穿帮,于是王伯昭又要求张、谢示范力度到底有多重,为取消王的顾虑,张、谢两人真的做了亲身示范,“张卫健说‘不会的,不会的,我就打这么重’,谢霆锋也说‘我就踢这么重’”。 如果完全根据王伯昭的叙述逻辑倒推,张、王之间的矛盾主要集中在两人“抢戏”上,为什么私人龃龉会演化成为香港制作群体和王伯昭之间的紧张情绪?而原本旁观的谢霆锋为什么要参与? 过程 “我感觉有8-10秒” “张卫健一屁股坐在我肚子上” “谢霆锋踢我左腿根,我想着就后怕,差点踢到关键部位” 对于这个后续报道持续经月,哄炒到“中国人都知道”的受伤事件,我们可能不清楚的是“打尸体”的实际过程只持续了8-10秒,这是王伯昭亲口承认的。“他们猛打猛踢我的感觉是大概持续了8秒到10秒,你现在觉得这个时间很短?这个时间够跑100米,能打10到20拳。” “我是躺在地上装尸体啊,完全没有反抗,他们想打哪里都成”。 或许是由于记忆反复重演,也或许是由于笔录和律师调查的帮助,王伯昭在自己受伤的细节叙述上,逻辑非常清晰。 他很清楚记得张卫健的第一下“攻击”就是坐在他的肚子上,“我当时没法反抗,因为张卫健第一下就是坐在了我的肚子上,当时我呼吸就调整不过来了”。 根据王伯昭的回忆,张卫健主要“攻击”上半身,“第二下就是右勾拳打在了我的左耳门子上,当时就觉得五雷轰顶,根本就来不及思考”。 而谢霆锋主要踢到了王伯昭的腿部,“谢霆锋踢我左腿根,我现在想起来就后怕,差点他就踢到关键部位”。 8-10秒后,王伯昭主动喊停,“我当时真的希望导演或者现场制片主任喊停,但是没有人说话,我只好自己喊停。张卫健说‘导演没说停你喊什么,这条不算再拍一条’,谢霆锋没有说话,他的助手说‘哪有演员喊停的,你是专业演员吗’。” “我回答‘我是专业演员,但是现在我受不了了’”。 王伯昭随后自行走出片场、报警,然后驾车前往警署,并且两次往返在医院和警署之间,在这个过程中“我的腿越来越疼,淤血越来越严重”。 诉讼原因 “他们不能没有说法” 王伯昭说“他们不能没有说法,不能到趟医院,作秀一样说声‘对不起哦’,拍张照片就走了”,这就是他的起诉原因。王还反问记者,“如果是你被打,你说道个歉是不是就可以了?” 但是同样按照受伤初期报道中王本人叙述,他当初要求的“说法”真的就只是当面道歉以及致歉声明。 随着事件发展,王晶出面主持新闻发布会进而引发艺人集体签名后,张、谢两人从拒不道歉,转而两度发表联合道歉声明,第一份措辞外交,第二份口气已经明显根据王伯昭的异议做出了修改,从这些变化过程中,旁观者不难看出两人立场在逐步后退。 与此同时,受伤者王伯昭却变得越来越强硬,有人据此猜测说,这是王伯昭身后拥有智囊团支持的缘故。 物证 王伯昭承认目前取证过程决定上诉时间,因为他的律师需要搜集更多证据,而目前能够作为未来诉讼的物证包括:双方在怀柔分局存档的笔录材料、剧组四台摄像机拍摄到的画面,以及二十多位证人证词。 这些物证并非全部对于王伯昭有利,在所有的录像制品证据中“四卷(拍摄)录像带交在怀柔分局手上,从法律角度我的律师可以看到”。另外,当时在场的演员杨雪(音)公司也拍摄到了部分当时情景,但是王伯昭也说这些镜头人家未必会愿意拿出来当作物证。 除此以外,“现场的二十几个证人是他们的,说张卫健没有故意打人是误伤,我没找到1个证人。”王伯昭说。 在有关事件报道中,曾有媒体援引王伯昭的口吻报道说张卫健从未到怀柔当地警署做过笔录,记者向王伯昭求证此事时,王伯昭沉吟良久说“我相信我们的警方不会这么无作为的,他(指张卫健)应该做过笔录”。 伤情 轻微伤上限、尿血3个“+”超出正常值 记者反复追问王伯昭法医鉴定对于他伤情的判断,因为我国司法鉴定系统中并不存在所谓“轻微伤偏重”的措辞。在我国法医鉴定等级中,轻微伤之上是轻伤(可提起公诉底线),进而是重伤,而“轻微伤偏重”这个被媒体广泛使用的不标准说法很容易被误导成“偏重伤”。 王伯昭回答说,正式报告上写着“轻微伤上限”。 随着伤势逐渐痊愈,在事件发生31天后,王伯昭根据律师吴昊的意见重新进行了伤情鉴定,以此作为证据保存。 虽然目前软组织严重挫伤等外部损伤已基本消除,但是身为男人王伯昭很担心自己的肾,“我就担心我的肾,我的检验报告说尿血,医院医生告诉我将来就算好了,但是肾也不可能跟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 记者希望王伯昭能够明确化验报告中有关肾损伤的具体指征,他很清楚地回忆说是3个+号。由于王伯昭当时情绪激动,记者没有办法解释,从医学指征看,对于一般尿血5个+号意味确诊,3个加号则代表超越出正常值。而且考虑他当时腿部淤血会导致肾脏负荷突然加大的事实,即使立足于急性外伤性损伤,3个+号也不太有机会导致长期损伤。 冲突原因 “化妆组的小姑娘还跟我逗呢,我说这是敏感时期” “香港记者告诉我说张卫健不会为了个化妆师打人” “抢戏是有,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王伯昭很不能接受媒体报道称他重返剧组受到冷落,“化妆组的小姑娘还跟我开玩笑,我说这是敏感时期,咱以后不能这么开玩笑了”。 假如王伯昭所说的“开玩笑的小姑娘”恰巧是媒体称作事件导火线的港方化妆师的话,“王伯昭调戏”的假说就可以被取消。然而王伯昭承认,此姑娘非彼姑娘,那个香港化妆师从他受伤后双方再也没有联系过。 在9月19日最先报道王伯昭事件的两家媒体报道中,对于事件的起因王伯昭对不同媒体给出了不同说法,一个假说就是和香港化妆师“打架说”,另一个则是同张卫健“抢戏说”。 如今的王伯昭很巧妙否认了一切有关香港化妆师的报道,“香港记者告诉我说张卫健不会为了个化妆师打人”。同时又对抢戏一说模棱两可,他觉得原因可能很复杂,起因绝不仅仅是抢戏而已,“抢戏是有,我们心照不宣吧,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美国演员工会再调查 否认两个月来对中国演艺圈发表过任何声明,也不存在张、谢两人的“黑名单” 在王伯昭事件相关报道中,让旁观者最不可思议的就是,从未以团体名义向中国演艺界做出任何声明的美国演员工会(SAG)竟会对王伯昭受伤在5个工作日内迅速反应,而这“初试啼声”的第一枪就是张、谢两人的“黑名单”。 记者曾询问王伯昭如何与美国演员工会取得联系并反映此事,王伯昭沉默片刻后表示,“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随后又说“人家听到这种事谁不害怕啊”。记者再追问王伯昭是否属于美国演员工会,王又否认了这个可能。 记者随后登录SAG网站查询,网站为工会成员提供的服务内容非常全面,其中甚至包括为演员提供保姆等服务,其中包括正式声明和新闻查询,但对于张、谢两人的黑名单工会只字未提。 记者随后以传媒身份申请加入并获得批准,SAG网站内部仍然没有演员工会对于素行不良演员的黑名单。 而SAG和黑名单最接近的关联就是,2004年7月21日,就在王伯昭事前2个月,SAG刚刚在洛杉矶提出的一项声明中指出,SAG为了演员平等权利委员会(AEA)在反对演员黑名单方面的传统和对美国社会做出的巨大贡献表示尊重,SAG及其45000名会员也将会继续支持这项斗争。 记者随后致电美国演员工会相关部门,对方否认SAG曾经或者将要做出任何和黑名单有关的动作,并否认近2个月来对中国演艺圈发表过任何声明。 加大洛杉矶分校调查 王伯昭并非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电影学硕士 记者继而对王伯昭简历中的细节开始展开研究,对于演艺圈而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最声名卓著的专业应是其电影相关专业,而王伯昭的简历恰恰记录有如下内容:2000年获得UCLA硕士学位。王伯昭本人也曾对其他记者表示,他是2000年毕业于加大洛杉矶分校,并且获得了电影学硕士。 王伯昭在愤怒谈及本次受伤事件中,每次谈及专业素养只强调上戏四年本科,曾经拍摄过1万多个镜头,对自己的电影学硕士经历却只字不提。 记者在UCLA和学校图书馆所存学生名录中查询所有专业,并未发现2000年获得硕士学位名单中有一名为“Bozhao Wang”的华裔学生。 由于王伯昭持美国护照,为免其改名同时慎重起见,记者已致电UCLA戏剧、电影、电视学院的相关负责人Bond先生,经过调查后他向记者确认,2000年该学院没有类似身份的王姓电影学硕士毕业生。  

 投资人谈王伯昭被打事件

《花无缺和小鱼儿》的投资方北京东方慈文机构的代表赵先生来到上海,首次公开对媒体谈了此事的经过、内幕和他的看法。 事件经过:分成上午和晚上两截 王伯昭进剧组,因为没什么熟人,经常一个人呆着。是否在言语中调戏过女化妆师,赵先生表示自己不在现场,并不知情。但是有一天,王伯昭的确因为一张椅子跟女化妆师发生了冲突。当时,王伯昭看到一张塑料化妆椅空着想坐,女化妆师不让,两人发生冲突。王伯昭一怒之下砸了那把椅子,女化妆师吓得逃去告诉了她的师傅。9月18日上午,她师傅就来质问王伯昭,两人发生了口角,对方拎着一把椅子要砸王伯昭,后来被人劝开。 到了晚上拍那场戏时,就发生了王伯昭被打事件。赵先生称,拍戏前,导演还清了场,棚里面留下的全是香港方面的工作人员。最近电视台播出了当时王伯昭在片场打电话报警的画面,据称是王伯昭的助理拿手提摄像机拍的。 王伯昭被打事件 王伯昭还是我介绍进剧组的 事情发生后,王伯昭也给赵先生打来电话申诉。赵先生称,虽然王伯昭不是他们公司的艺人,但进《花无缺和小鱼儿》剧组,还是他给介绍的。当时剧组要找扮演江别鹤的演员,赵先生第一个就想到了王伯昭。 赵先生认为,事情不该闹得这么大,本来张卫健、谢霆锋到医院探望他之后,事情就该结束了。当时,王伯昭还拍着谢霆锋的背说:“你这孩子干嘛也卷进来?” 没想到事情会被放大成这样,赵先生很郁闷。更郁闷的是,此事本来是香港方面的制作人员和王伯昭之间的纠纷,现在媒体却盯着投资方东方慈文机构来问,弄得他也应接不暇,其实,有问题应该问直接的矛盾双方才是。 文隽暗示什么我不清楚 最近,文隽在他的专栏文章里暗示说,王伯昭事件背后还有更大的隐情。对此,赵先生表示并不清楚。此事已经惊动了香港演艺圈内大哥级人物,除了“香港电视专业人员协会”副主席徐小明亲自带着张、谢两位演员去医院道歉探望之外,曾志伟、成龙等人也都通过不同方式表示了关心。“作为投资方,我们只是希望他们拍好戏,我们主张和为贵,事情闹成这个样子,说明他们两边都不懂事。” 据悉,昨天开始,王伯昭已经到剧组补拍因纠纷耽误的戏份,主要是王伯昭和谢霆锋的对手戏,不过剩下的都是文戏了。另外,由于该剧在开拍之初已经与各电视台签订了买卖合约,所以,即使发生再大的事,也不可能让卖价涨高,同时,剧组目前也没有删除那场“著名”打戏的想法。    

内地影视圈联合声明:力挺王伯昭

在这一恶性事件发生后,内地众多影视明星发表了一篇联合声明,内容如下: 几日来,我们陆续从报纸及网络等媒体获悉电视剧《小鱼儿与花无缺》剧组在拍摄中演员张卫健、谢霆锋打伤演员王伯昭这一事件,作为演艺界同仁对此表示强烈关注。 第一,作为演艺界同仁,我们对被伤害演员王伯昭表示声援。 第二,无论何种原因如果已对王伯昭造成了伤害,伤人者必须赔礼道歉。 第三,我们呼吁所有摄制组(无论内地、港、台)尊重人权,尊重法律,有义务保护所有从业人员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无论是名演员还是未成名演员、群众演员、临时演员及所有工作人员,都应受到尊重。 第四,我们作为从业多年的演员,我们所遵从的艺德是“演戏先做人”、尊师敬长;我们在武打戏中的行规 是:角色双方要充分尊重、沟通、体谅,尽量达到艺术的真实。但如因个人恩怨假戏真做,造成人身伤害,那是对艺术的侮辱,对演员人格的侮辱,也为法律所不容。 第五,我们也希望当事人双方能够通过协商妥善解决问题。目前,司法机关已介入此事,对此我们表示关注,并相信法律会还当事人、社会和舆论一个公正。 第六,我们应该珍惜港台和内地建立起来的相互交流和合作环境,不要因为个别人的行为造成破坏。我们呼吁所有的演员珍惜观众对我们的期待、厚爱和宽容,也不要以为今天的成名就可以无视法律和为所欲为。 声明人: 王刚 冯小刚 邓婕 伍宇娟 申军谊 朱时茂 成方圆 刘国权 刘威 刘晓庆 李雪健 李楠 李强 李大为 杨洁 张山 张丰毅 张国立 张铁林 张瑜 张凯丽 陈宝国 陈佩斯 陈道明 周里京 沈好放 赵宝刚 徐帆 梁天 谢园 倪萍 夏刚 葛优 郭凯敏 廖京生 濮存昕 六小龄童 赵晓锐 王伯昭被打事件

王伯昭被打事件处理结果

最终张卫健和谢霆锋迫于压力前往医院给王伯昭道歉。但是碍于双方就道歉一事没能达成共识,王伯昭一直很不满,最终一纸诉状将他们告上了法庭。 最终法院判决书认定:现有证据表明,剧本只要求张、谢分别扮演的角色表演打王伯昭扮演的角色(尸体),而不是要求将演员致伤。在正式拍摄前演员之间就打击强度进行了演示。但在拍摄过程中张卫健、谢霆锋未按演示强度击打王伯昭,造成王伯昭“轻微伤(上限)”,应认定二被告有重大过失。王伯昭一直认为张、谢二人是蓄谋“借戏伤人”。对此法院认为依据不足,不予支持。 由于王伯昭没按时向法庭提交任何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的证据,慈文公司已做出近两万元的赔付,张、谢已在媒体上两次刊登《致歉声明》,法院驳回王提出的100万元经济损失和3万元精神损失以及道歉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原被告各承担一半。 至此王伯昭被打事件才告一段落,很多人觉得因为和女工作人员说了几句话就挨打理由太过牵强,无凭无据。反倒是王伯昭和香港化妆师闹矛盾成为导火索的可能性更大。 法院做出的判决公平公正,也让王伯昭长输了一口怨气,但是肉体上损伤可以弥补,只怕心灵上的创伤多年来也难以愈合了,至今提起这件事,他对张卫健仍有芥蒂。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王伯昭被打事件,王伯昭被张卫健谢霆锋殴打始末,王伯昭为什么会被打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