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蓝港在线创始人王峰是一个怎样的人?曾与雷军、邢山虎是同事

互联网 aty25 1331次浏览 0个评论
他永远是企图占据舞台聚光灯中心的表演者,是双手向天空抛洒镁粉引发观众尖叫的运动员。他已经拥有一家上市公司,但野心远远不止于此。 Who is it 王峰,蓝港互动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此前曾任金山高级副总裁。 霸道副总裁 王峰先生的脾气不太好。4月的一天下午,当《人物》记者在门外等待采访时,办公室里传出这位蓝港互动 CEO 对助理的吼声:“这不是扯淡吗?我要他们自己去!” 高级副总裁旋即赶来,快步进屋,向王峰解释:这次所受ACCD(艺术中心设计学院,世界最著名的设计院校之一)的培训主要是艺术课,所以才派美术总监替自己去听。“我说大哥我求你了,我们这个游戏公司干的就是艺术。”王峰解释说。 刚聊几句,他站起身,走向办公室的白板,就像当年做数学老师一样,边板书边讲解,一会儿写满了,过去的荣光如在眼前:1997年,28岁,人生第一次正经面试,应聘的公司是金山,面试的人和他同龄,是雷军。在那个还没有“产品经理”概念的年代,他靠现学现卖的聪明头脑和强悍的执行力崭露头角,开始火箭般的蹿升,3年后成为副总裁,负责包括毒霸、词霸、快译、网络游戏在内的全线11款产品,发动过创下中国正版软件销售历史纪录的“红色正版风暴”。2006年底离职前,他已是金山唯一的高级副总裁,地位仅次于总裁雷军和创始人求伯君。 他战功赫赫,深受老板认同,金山上下待他客客气气。他行事风格强势,甚至可称霸道,今天觉得手下干得不好,“行,兄弟,明天早上,记得别让我见到你。” 邢山虎是王峰当年的下属,时任金山北京分部的高级产品经理,如今创办了手机游戏公司乐动卓越。他对这位上司口无遮拦的“尖损”记忆犹新:同样做不好、挨批评,雷军说话会照顾当事人情绪,王峰则是“劈头盖脸一顿骂”,“因为这件事情,当时走了不少人”。 2000年夏天,王峰、雷军和邢山虎在珠海宾馆商量首款网络办公产品iWPS推广方案,邢一时没拿定主意怎么做,王开始批评他没主见、顶不上,凶巴巴地骂了两个小时,直到雷看不过去,在桌子下踩王的脚,暗示他别说了。后来邢郁闷之下,转岗到金山珠海总部任职。 蓝港互动联合创始人、总裁廖明香曾在金山供职,对王峰汇报。她天天受王峰“毫无顾忌”的训斥,心生抵触。有一年“十一”之前,她向雷军告状王峰骂人太狠,声明再这么下去就不打算干了。雷军一听很紧张,特意在“十一”请王峰一家人到三亚度假,借机对他说,你要对别人好一点啊。 对于当年的自己,王峰的评价是:年轻气盛。“那个时候你觉得这个世界上也没几个比你能干的人。”金山曾有人评价他为人太直,不懂政治。王峰一句话顶回去:“你谈论的是宦官政治,我对这个没兴趣。” 2006年,王峰在金山的第10个年头,“内心有些野的东西”冒头,这一年11月他提交了辞呈。他回忆说,“那一年真的烦透了这个工作,提不起精神来了,因为这一切你都太熟悉了⋯⋯不能说王峰想坐什么位置,就是没有空间了。” 2007年3月,王峰拿到IDG资本200万美元的A轮风险投资,蓝港在线(现更名为蓝港互动,以下简称蓝港)成立,致力于网络游戏开发。王峰放出豪言,3年内公司上市。 主投蓝港的原IDG合伙人张震惊讶于王峰鼓动人心的能力。蓝港推出首款产品时,IDG的投资尚未完全到位,王峰就主持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兼招商会—不到3个小时,从渠道运营商处筹到2000万预付款。张震认为,“这说明这个团队执行力非常强,这是人品,也是他们在行业里的影响力。” 蓝港互动CEO王峰 振臂一呼,应者无数。这个画面符合王峰的心理预期。但不到一年时间,先前的图景陡然大变,他深刻地感受到创业维艰。 决意离开之前,网游公司完美时空的CEO池宇峰曾邀请王峰加盟,许以二把手,称完美正准备上市,股价也好。王峰不为所动。第二年完美如愿上市,与蓝港短兵相接。 成立后3个月,蓝港开始研发客户端网络游戏(即需要在电脑上下载客户端玩的网络游戏,下称“端游”)《西游记》,挖来完美旗下《诛仙》团队的3个策划人员。一年后,蓝港开始B轮融资,完美选在此刻展开报复性回击,用3倍工资加股票把这3个人夺回,捎带把主力程序员、主力美术师等职称带“主”字的一锅端了,《西游记》40个人的团队被挖了近30人。最后一天,剩下一位策划正打包准备去完美,王峰冲到楼下留住他。随后他把电脑端到《西游记》项目组,待了一个月。他对合伙人说,“苏联专家撤走了,我们就不做原子弹了?” 他很快发现,对手不只是完美,金山、搜狐畅游也屡屡挖角蓝港员工,而自己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匹配不起报价。甚至在2008年的一天,他本人也接到猎头电话,对方拉拢他:一家大公司在招游戏制作人,你金山的前同事说你这方面不错⋯⋯ “你他妈的你想清楚,你在跟谁说话?” 自封为王 血沃沙场 在金山时,王峰对员工离职并不在意,“跑了就跑了,跑了我再找一个”。到了蓝港,王峰才发现找人之难,而且是越干越难。找到的人往往干3个月,又走了。这让王峰重新反省人的价值,他越来越少讲难听话,“不能把兄弟们踩在脚下,不能只标榜自己多伟大,要抬兄弟们的好,这很重要。” 廖明香回忆说,创业第一年大家会为梦想加入,但到了第二年、第三年业务还不见起色,“你会遭遇质疑,其实是非常难留人的”。 起初,有员工要走,王峰就找他们谈心,谈一下午,谈到两个人都心潮澎湃。员工最后的结论往往是:王总,你这么看得上我,非常感动,你永远是我的良师益友,但我决定还是要走,你放心,将来公司撑不住的时候,我一定回来相救。他笑笑,心里透亮,“那是不可能的”。 尽管在2008年,王峰拿到了B轮的2500万美金,融资规模可喜,但是蓝港的成长并不顺遂。自研的《西游记》遭遇波折,只能先靠代理发行别人家的游戏生存。蓝港与成都一家游戏开发商逸海晴天合作,刚把一款游戏做到5万人在线,完美就用200万美金投资了这家开发商,前提是不再给蓝港提供任何游戏,王峰被釜底抽薪。 如此一来,蓝港所能代理的游戏就大多只剩价值一两百万、最多不过3万人同时在线的残次品。“3万人在线你都要开个香槟庆祝了!高兴什么呀高兴,心情郁闷到极点了。”王峰对此嗤之以鼻,因为他早在金山之时主管的《剑侠情缘2网络版》就已经做到30万人同时在线了。 回望金山,他才感到距离遥远,“我才知道那个公司不属于我”。低落之时,他甚至不敢再去金山办公楼下晃一眼,“是你自己离开的公司,后来觉得太高大上了”。 与合伙人磨合则是另一件让王峰头大的事。他发现,自己遭遇了此前从未面临过的困难。在金山,王峰埋头带兵打仗,上面自有雷军在拍板。“我一分钱股票没有,只要雷军不高兴,明天也可以让你走人,你对你的老大是有敬畏之心的。”他说。 到了蓝港,兄弟几个一个头磕在地上,起了事,东征西讨,血沃沙场。事事都要王峰自己拍板,他突然发现,再没有那种自下而上的纪律感,3个合伙人对他并没有多少敬畏之心,“你突然发现你hold不住”。 他明白过来,“这他妈的自封为王,跟别人封你为帅不是一回事”。两者的差别就在于,“你能干掉你的合伙人吗?”答案是很难,因为股份已经给了,即使彼此不合适,也收不回去。“对不起,兄弟,对我说话客气点,我也是老板。”他对《人物》模仿合伙人的语气说。 他记得一次与一个自己创业的朋友私下聊天,对方说,我在公司最大的敌人就是我这帮高管,王峰听了心下一惊,“不创业真不知道”。 在公开场合,王峰永远是企图占据舞台聚光灯中心的表演者,是双手向天空抛洒镁粉引发观众尖叫的运动员。“举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跟他同样量级的手游公司,他的名声明显地要比其他的大。”游戏媒体触乐网内容总监汪铁说。 王峰身上既有一点草莽气,又有一点书生气。他眼里精光闪烁,说起话来神采飞扬、志得意满,行事处处要强,耻于人后。 蓝港前合伙人、COO王磊则完全不同。他性格随和,讲求安逸,此前担任一家网游公司的运营总监。金山考核严格,这使得王峰事无巨细,亲力亲为。邢山虎形容他的风格是,“实在没兄弟上了,自己拎把刀冲上去”。但是到了蓝港,合伙人之间分权,王磊建议王峰作为董事长主管“战略方向”,王峰日常工作变成每天听分管不同领域的3个合伙人流程式的汇报。看似整齐平和,实际上,对王峰不啻为一种折磨。 “你不如把他杀了。”廖明香笑着评价。她能感受到王峰那两年的痛苦,眼睁睁地看着业务有一堆问题,还无法参与到具体整治过程中,一时间找不到北。 据她回忆,许多在王磊觉得“不错,差不多”的事情,在有完美主义倾向的王峰看来就差得远。金山的市场营销能力向来为外界称道,每次产品发布都要挟排山倒海之势,成惊天动地的气候。到了王磊那儿,随便搞搞,一款游戏有300万的月流水(指游戏公司一个月的总收入)就觉得不错。但是这在见惯大场面的王峰和她看来,“我们就觉得300万哪儿够呢?” 一次,王磊主管的运营部门开会,请王峰过去听。只见每个员工上去简述工作情况,并没有提问质询环节,然后王磊上台总结:你们表现得很好,非常感谢大家,我的管理就是没有管理。本来看到公司各种问题又有劲没处使的王峰,憋了一肚子气,听罢起身就走了。 2011年,王磊主动辞职创业,王峰如释重负,“OK,走好”。“蓝港只能有一个绝对的核心。”王磊对《人物》记者解释。他在职业习惯方面与王峰有很大差异,“我的处事风格是比较喜欢放手。”廖明香问过王峰,你怎么创个业学会妥协了?在她的印象里,王峰眼里揉不得沙子,属于但凡遇事不利“我一定得把哥们你办了”那种人。王峰对此的回答像外交辞令:妥协是为了将来的不妥协。 只有很偶尔的时候,让她觉得,王峰还是当年那号人物。一天晚上,他闲庭信步,走到蓝港市场部媒介组,看到一个小姑娘坐在那里,就问她,你有微博吗?有。打开看看?发现她关注的全是娱乐明星,没一个行业中人。王峰有点恼火,开始质问她,这对你工作有用吗?数落到最后,他说,“你明天不用来了。” 蓝港互动CEO王峰 聊着聊着,王峰坐到了桌子上,开始指点江山 扛出个未来 王峰喜欢读红色革命史,这个爱好他保持了十多年。他坚信其中有与中国互联网业崛起相互印证的部分。比如,两者都是一个利益重新分配的过程。 他也乐意用那段历史来对应自己创业的阶段。从金山到蓝港,初次体验到创业维艰,“像共产党在上海待了好多年,一夜之间被赶到江西”。 2009年,端游《西游记》艰难顺产,大受欢迎,一年获得1.5亿元收入,把创业前2年蓝港亏掉的钱迅速补充至一个仓位。对王峰来说,这相当于有了一个能够站稳脚跟的根据地。但是他的心里仍然慌张。 “你刚刚拿下一座城池,发现外面已经狼烟四起。”王峰说。当蓝港埋头在端游产品上精耕细作时,玩家的注意力从重度的端游转向轻巧的网页游戏(即在电脑网页浏览器上运行的网络游戏,下称页游)。2007年到2013年,国内再没有一家端游公司做大上市。2009年,王峰谋断,蓝港快速推进页游项目,但是同时并未放弃既有端游的开发。 到了2011年,蓝港已经拥有900多人的开发团队,同时开发端游和页游,端游仍占主力。由于开发难度高,端游要烧大钱才有希望成功。一款产品没有80个人做研发,没有3000万的营销费用,别想在行业里一决高下。 执掌公司财务的廖明香发现了一个危险的信号:蓝港同时在开发四五款端游,每款投入都在三四千万元,做了三四年时间还未见端倪,低下的开发效率和冗余的人员成本在不断吃掉公司的大量现金,同时蓝港整体收入严重依赖《西游记》和两三款页游,每个月还不到500万,资金链异常脆弱。她在2011年初提醒王峰,一定要裁员。 “王峰舍不得,他是个非常爱才的人。”廖明香回忆,王峰起先对于裁员犹豫不决,在她每次催促时都会说,“再给他们一个月的机会。”直到当年第四季度,廖告诉王,账面上的现金只够撑半年了,“我们所有人都会被拖死。” 王峰硬下心肠,把蓝港从900多人裁到300多人。效果立竿见影,公司有了利润,员工的待遇开始上涨。 同时,他敏锐地注意到,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手机游戏正逐渐成为玩家们的新宠。这一次,他决意彻底调头,全面转向手游。为了避免再犯之前转型页游中模棱两可的错误,他一声令下,要求停止所有端游、页游开发中的项目—无论是半成品还是等待上线运行的测试版,代码和美术素材全部封存,锁入文件柜。“我们投在研发上放弃的项目,光赔掉的钱得有1亿左右,为了转型打了水漂。”王峰说。 这次王峰终于赶上了“风口”。2012年,蓝港首款手游《王者之剑》发布,3个月就做到月流水4000万。2013年的《苍穹之剑》月流水超过了4000万,随后的《神之刃》突破了5000万。3款游戏并称“蓝港三剑”,不到两年的时间,王峰打了翻身仗。 “对我来讲,这叫长征。”王峰用革命史上最为波澜壮阔的一段来形容蓝港裁员、从端游到页游再到手游的三级跳。他提醒记者,这一切都在3年间完成,其情其景之波澜起伏,令人目不暇接。“从几十万人的军队到一两万人,可是你要知道,留下来的要不然是极其忠诚的人,要不然是确实能干的人⋯⋯我们现在的人是当时那批中的精华。” 回头看,他用“昏干3年”来形容蓝港的前3年,并把自己能够坚持下来归结为金山时期的磨炼。金山是中国民族软件业的代表,为生存几度转型,历经数起数落。“金山出来的这帮人,最大的优势就是能扛。”王峰说。 邢山虎也对这一点感受颇深。他拿到王峰的天使投资创办乐动卓越,一连做了8款游戏均以失败告终,直到凭借《我叫MT》一炮而红,占据了中国手游业1%的份额。“我做得不比人家好,我就继续做,比不了才华,那我比有毅力,这是雷军教我的呀。他走得不是最快,但是架不住他走到最后。”邢山虎说。 2015052521051957da6_550 王峰的办公桌上摆着游戏《十万个冷笑话》的周边产品,他津津乐道于这款游戏中的小设计 基督山伯爵 2014年12月30日,蓝港在港交所挂牌,这一记锣声比他预想的晚了7年零5个月。敲钟那一刻,他有点恍惚,感觉像打了一场漫长的游戏关卡,眼看还剩最后几滴血时,撂倒了大BOSS。不难想见,这份迟来的喜悦打了折扣—他本人称之为打麻将“屁和”。上市当天,王峰发布感言:蓝港进军泛娱乐业,目标是做中国的“梦工厂”。 如果以开盘价计算,蓝港市值约36亿港币,尚且不如金山上市时的52亿港币,更难比肩金山今日的市值—364亿港币。这个结果肯定无法令王峰释怀。他上市前曾经公开表示,好歹也要把蓝港做得超过金山,“如果发现今天还不如过去干得好,那不有病吗?” 冯鑫曾任金山毒霸事业部副总经理,是王峰当年的下属,后来创办了暴风影音。他把这种心结称之为“弑父情结”:这是出身金山的创业者人人皆有的心态。 “问题是人家干小米了,你这个事儿怎么干呢?小米已经是全球发展最快的公司。”冯鑫笑了,“你觉得你这一生还有机会把雷军挑战掉吗?这个问题一定要好好问问他。” 当《人物》记者把这个问题抛给王峰后,他明显安静下来,沉浸在短暂的思考中。原本坐在办公桌上的他,回到了桌后的转椅上。他开口说,想到这个问题会让他感到痛苦,但实际上,他很少会做这样的比较,因为“我觉得没有意义,主要是你没法复制别人的运气”。 无论王峰个人如何表示,邢山虎都认为,王峰内心希望有一天能够与雷军“平等对话”。所谓平等对话是指,“我们俩的体量在一个单位级上。比如你是400亿美金公司(约等于雷军的小米公司的估值),我可能是个200亿美金公司,我没比你少多少。”但是目前来看,王峰所在的行业限制住了他取得更大成就的可能性。 “我一直说,蓝港配不上王峰。”张震认为,游戏公司容易赚钱,有充裕的现金流,但很难成为像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那样的伟大级的平台型公司。他相信仅仅做一家上市公司远远不能满足王峰。 “男怕入错行,女怕选错郎。王峰的特色和他的欲望,跟他所在的平台是不合适的。”冯鑫说,王峰当初应该选择类似暴风这样有望成为平台的方向—2015年3月24日,暴风登录创业板,之后连续26个交易日涨停,市值高达134亿元。 冯鑫告诉《人物》记者,王峰现在肯定对基督山伯爵特别有感触,所有人都不相信他能反杀,他偏偏就相信自己可以。 王峰承认,他曾冷静地复盘过多次,思考自己当年面对创业时的方向选择是否正确。现在看来,错误在于过分依赖先前的职业技能和惯性,一上来就选定了自己做过的网络游戏。 “我当年的问题在于,王峰离开金山有点仓皇而逃的感觉。第一,手里没钱。第二,也没时间去结交足够多的朋友来讨论。”王峰说,“最优秀的创业者应该看到哪些机会更好,我可以做什么?而不是我会什么。” 就像这样,他常在说话间以第三人称称呼自己,类似恺撒撰写《高卢战记》,“为什么2009年对于王峰来讲是非常重要的?”“为什么王峰会创业,为什么王峰能融到钱”,一度让人以为他在谈论某个不在场的人。在王峰写的《网络游戏行业十年从业记》底下,有评论做过统计,3443字的文章用了128个“我”。 邢山虎告诉《人物》记者,王峰与自己的不同之处在于,他是一个有使命感的人。“使命感就是他注定在这个行业里要成为一代宗师。”邢山虎说,“他是没有止境的,他永远有走到下一步的时候,会到更远的地方。” 当王峰饶有兴味地回想往日,标记自己从何而来时,他发现自己已经走到了足够远的地方—25年前,这位分配到岗的重庆人民教师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拥有一家上市公司。他当时只是觉得孤独、隔路,听同事们讨论中午哪里的芹菜更便宜“太痛苦了”。于是,他拎个包来了北京。没有同学,没有朋友,他帮人卖保健品,天南地北跑销售⋯⋯折腾了一年半后,他加入了金山。 今天的王峰已经不复往日,他以7亿身家端坐在一间开阔的办公室里,但内心的孤独似乎是永远不变的。 “我觉得他其实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邢山虎说,王峰的每一个曾经的朋友,后来都变成有名的互联网从业者,大家交往是基于业务上的往来,“真正的朋友之间是不做生意的。” “你问问他,一个月下来,去见的人能有一次是不谈任何工作的事儿,只谈风花雪月,有吗?”送《人物》记者下楼时,邢山虎意犹未尽地说,王峰气场太强,大家原本一起聊天扯淡,和他碰上都会“不得不顺着他的话说”。 冯鑫自认为挺能熬夜,但和王峰聚会聊天,“他一个人能把所有人都聊累了”。凌晨两点大家感觉差不多了,散伙时,每个人都很疲惫地回去了。只有王峰会流露出落寞:怎么都走了?“你很怀疑他之后也不会睡觉的。” 王峰弹过很多年的吉他,家里还有两把,一把古典一把民谣,现在偶尔会抱起来弹一弹,想拾起谱子练练,心里还是悬着的,记挂着公司。他忽然想到,在金山时可能更从容一些,起码会唱卡拉OK。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蓝港在线创始人王峰是一个怎样的人?曾与雷军、邢山虎是同事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