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s://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齐桓公的人物生平及历史评价

777钱柜娱乐 aty25 4574次浏览 0个评论

人物简介

齐桓公(公元前716—公元前643年),中国春秋时齐国国君(前685—前643年在位),姜姓,吕氏,名小白。僖公三子,襄公之弟。在位时期任用管仲改革,选贤任能,加强武备,发展生产。号召“尊王攘夷”,助燕败北戎,援救邢、卫,阻止狄族进攻中原,国力强盛。联合中原各国攻楚之盟国蔡,与楚在召陵(今河南郾城东北)会盟。又安定周朝王室内乱,多次会盟诸侯,成为中原霸主。桓公晚年昏庸,信用易牙、竖刁等小人,最终在内乱中饿死。 齐桓公  

齐桓公人物生平事迹

武王伐纣,周得天下。“封师尚父于齐营丘”,于是在古老的公元前1046年左右的山东地界就有一个响亮的名称叫“齐国”。师尚父,也就是那个著名的钓鱼爱好者——姜子牙,成为第一任最高行政长官,官拜诸侯王。姜子牙据说是炎帝的后人,炎帝本为姜姓(也可能是神农氏,管他呢,姜子牙肯定认定炎帝姓姜)。并在一群祖宗中有个叫“伯夷”的,曾为“尧、舜、禹”三朝元老,显赫一时,禹封伯夷为吕候,于是后人又纷纷改为吕氏,所以姜子牙也叫吕尚、吕望(望是名,尚是字)。再所以姜姓齐国也叫吕氏齐国。定都临淄(营丘,也就是淄博市)。
后来时光就这样流淌着,历史来到了公元前697年。齐国的国君在波然不惊中换了一代又一代,直到第十四代国君齐襄公姜诸儿,诸儿人如其名,猪一样的男人。
于是齐国历史上最羞耻的一页将呈现在我们面前。身为大公子的姜诸儿还未当上齐襄公之前因贪恋自己的妹妹文姜的美色,竟然无耻的勾引妹妹,并与其通奸,干下乱伦之事。其父齐僖公是乎有所察觉,为挽救儿女,保全自己的老脸,突然将女儿文姜远嫁鲁国国君鲁恒公。事情看起来向好的方向发展,但不久后齐僖公死了,姜诸儿嗣位当上了齐襄公。但念念不忘妹妹美色,遣使诓来妹夫一家。大摆筵席,预谋灌醉妹夫鲁恒公,后命身为叔父的武士彭生将醉梦中的鲁恒公用毛毯活活闷死。为了平息鲁国的愤怒,又将叔父彭生斩杀。从此齐襄公与其妹日日欢歌、夜夜缠绵。齐鲁两国关系恶化,政令无常,朝纲、政局混乱,后靠滥杀稳定时局。其两个弟弟,公子纠、公子小白纷纷逃离齐国。齐襄公从此众叛亲离。就在这时齐襄公的堂弟 公孙无知 因被齐襄公降低规格待遇怀恨在心,趁齐襄公外出狩猎受伤之际,发动宫变,刺杀了齐襄公,结束了他荒淫的一生。
当然公孙无知,也相当无知,在当时封建社会中,人们的思想肯定是相当封建的。公孙无知虽也是出生姜姓吕氏宗亲,而且诛杀的也是个昏庸荒淫的暴君,但仅凭因自己服饰不够华丽、食物不够鲜美,这种“NC”级的理由,就妄想夺位、自立为王,齐国人民是不答应的,一种说法是,一个叫雍廪的齐国大夫趁公孙无知外出游玩将其暗杀;另一种说法是,公孙无知游玩到一个叫雍林的地方,被当地人所杀。总之就是被杀了,罪名就是弑君之罪。历史为了方便阐述他,给了一个非正式名号:“齐前废公”。那一年是公元前686年,临朝1年。(要命的是,这种“废公”齐国一共出了三位,分别叫“前、中、后”废公)
齐国朝臣上下于是坐下来开会研究,从剩下的两位已经逃往国外的公子中挑一位国君了。在春秋时期所谓公平、自由、民主、公开的竞选从来就是扯淡。两位提名候选人,公子纠与公子小白,均开始了一致的非公平竞争的竞争手段。先是大臣议会代表中的国子、高子暗中将讨论议题议案送达到公子小白手中,小白点齐人马伙同其师傅鲍叔牙星夜从莒国往齐国赶。另一边,同样得到消息的公子纠,借助鲁国的势力带着大军向齐国方向马不停蹄,而且还兵分两路,以管仲为首的一路大军半路拦截公子小白。在管仲与小白大军的厮杀过程中,管仲一箭射向小白,往往历史就是这么富有戏剧性和巧合,这一箭没射中,只射中了小白的袍带钩,小白应声倒地并顺势装死。管仲自以为任务完成,撤兵与公子纠汇合并通报了公子小白的死讯。当得知对手死讯的消息,公子纠自持无人竞争的情况下,竟然命令大军可以缓行,一路唱着小曲竟用了六天的时间才到达齐国。而公子小白则日夜兼程早就到了齐国都城临淄,并顺利的被推举为国君,后成为一代明主,开创齐国霸业,被后世尊崇为“春秋五霸”之霸王之王的,齐桓公——姜小白。
因为公孙无知是个废公,所以齐桓公上任时间就定在了公元前685年。
上任伊始,当然、肯定以及确定首先要解决的是他流亡鲁国的哥哥公子纠。这种同室抄戈、相煎很着急的做法,各代宗室之间惯用的伎俩我们只需要带批判的眼光看待,在这里就不再过多的阐述。于是,姜小白通过鲍叔牙的手,写了一封言辞凿凿,抗议加声讨的书信,并扬言如果鲁国不就地正法公子纠的话,而且指定要“剁成肉酱”款式,否则齐国的大军将bababal。。。。,于是乎,鲁国吓尿了,连忙杀了公子纠,绑了他的两位谋士,召忽、管仲,召忽比较烈性,自刎了。鲁国只能囚了管仲送到齐国。姜小白想报那一箭之仇,欲杀管仲。所以头脑发昏的时候,还是要靠至信至亲的人点拨,鲍叔牙极力阻止。鲍叔牙亲口告诉齐桓公说,如果只要治理国家,有我就够了,如果要成就天下霸业,那就非管仲不可。后来小白与管仲友好的交谈了几次,大喜过望。立马拜管仲为齐国上卿,封臣拜相。帝王之术用的杠杠的。
从此齐国进入了历史的春天,通过丞相管仲的推举,又有五个重要的人物进入了朝堂内阁。分别是:负责外交,大司行——隰朋;掌管农业,大司田——宁戚;统领三军,大司马——王子城父;司法刑律,大司理——宾胥无;监察谏议,大谏之臣——东郭牙;这五位与齐桓公、管仲,在江湖上有个响当当的名号叫“桓管五杰”!后来事实证明,这个领导集团励精图治、决策英明,深得齐国上下老百姓的爱戴。
政治方面实行:国野分治,首都范围叫国(就是直辖市),其余的地方叫野,野划分成五属(就是地区)。属→县→乡→卒→扈(扈相当于街道办事处、生产小队)。这些与我们现在差不多。职权方面,属一级管司法刑狱,并每年新年向齐桓公提交一份“政府工作报告”,县一级管土地划分,乡一级管民情政事,卒、扈一级管组织生产、政府宣传等具体事务。齐桓公根据政绩好坏实施奖罚。组织严密、管理得当、上下通达,保证了国家的稳定。
经济方面,全国进行大规模的个体减税法案,但对暴利垄断行业实行重税以补充税差,如盐商。奖励多生孩子的“英雄母亲”之类的,极大的扩充人口。粮食实行“准平”,保障每个人都能有规定数量的食物。保障小农经济利益,允许私有田地自由买卖。使“失足妇女”(女闾)经营合法化,甚至开放鼓励国外游客到本国进行“性爱好”方面的消费,以提高国库收入。
军事方面,在当时各国基本相同,军政合一、兵民合一,每户每家必须有一个人服兵役。农闲训练,打仗就出征。比较有趣的是,如果你犯罪了,可以用兵器来抵罪或减罪、免刑。重罪可以用盔甲或重武器(戟、大刀、大斧什么的,很重就是了)赎罪,轻罪可以用盾牌或轻武器赎罪,小罪可以用金属(金银铜铁)赎罪,一般的民事诉讼要交一支箭。这种非常有才的方法确实扩充了战略军备。
齐国逐渐开始变得强大起来,政通人和、国泰民安、风调雨顺、兵强马壮,这一切只用了五年的时间,并且还在继续变的更富强。
当、当、当!当~当一切准备就绪,齐桓公在通向霸者之路上开始尝试迈出了他的一小步。那是公元前681年的春天,当时的宋国发生内乱(其实也就是谋朝篡位那些事儿,就不详述了),拥有敏锐政治觉察能力的管仲,立即告诉齐桓公,这是个良好的机会,并连夜作出了一份详细的企划案,这份企划案的名字就叫“尊王攘夷”。当时的天下群雄纷争,熙熙攘攘的各诸侯王,是乎全部的集体失忆,忘记了他们上头还有一位血统纯正,姬氏天下的东周第四代国王,周釐王(也叫周僖王)——姬胡齐。可怜这位羸弱的国王,刚刚即位,无才又无能。几乎没有任何一个诸侯王会正眼看他一眼,更不要说谁会去觐见天子、纳税朝贡的了。管仲建议齐桓公对天子上书奏表,泣血顿足的阐述当今天下,王道荒废、纲常沦落,并对天子威仪极尽虚伪的吹捧,表明自己一颗红心向中央的决心。同时假惺惺表达对宋国内乱的担忧,希望天子能委任他处理宋国国君正统纷争的事宜,以确保当时即位不久的宋桓公——宋御说 的地位,同时给予对于那些侵扰中原的边外部族(蛮、戎、狄等一些常滋扰中原的部落)有进行清理的权利。当然这本等同于废话的奏疏只是表面措施,姜小白送来对新君朝贺的各色珠宝财物才是货真价实的宝贝。周釐王姬胡齐高兴坏了(TMD终于还有人记得老子)。于是一张“天子诏书”就发给了齐国国君姜小白。
屁颠屁颠的姜小白手拿诏书,向天下所有的诸侯王发了一封通告,大概的意思就是:我姜小白受天子诏,代表天子通知大家今年(公元前681年)三月一日到我家的北杏来开会,商讨宋国内乱之事。结果到了开会的日期,只来了宋、陈、邾、蔡四国诸侯,其他的诸侯王均以国事缠身推托不来了,而遂国国君直接回复说:丫算老几,老子不来。当时的场面相当尴尬与难堪。姜小白本来还想延后一下会期,但管仲的意见是三人成众,何况加自己有五国参加,建议会议如期召开。于是在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下,这五国共同发表了第一次联合公告:1、尊崇周天子,辅佐王室;2、共同抵御外族入侵;3、扶贫济困,帮助有困难的弱小诸侯国;——史称“北杏会盟”!
就在“北杏会盟”结束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齐国的铁骑瞬间就踏平了遂国,遂国从此从地图上抹去(消失的干脆利索)。接着没有停歇的齐国大军向鲁国开进,鲁国再一次吓尿了,当时的国君鲁庄王急忙请求免战,并约齐桓公在柯地会盟,划定以汶水为界,签订世代友好条约。
公元前680年,“北杏会盟”的第二年,盟约国的宋国单方面撕毁盟约,齐桓公气坏了,带着丰厚的礼物跑到周天子那告了宋恒公一状。说丫不是东西,翻脸比翻书还快。得到大量齐国好处的周天子也觉得有必要教训下宋国。派了个叫单伯的大夫和少量兵马跟着姜小白走,姜小白然后又联系了陈、蔡两家兵力,打着天子旗号杀向宋国。宋桓公在当时的诸侯中算是比较正派的人物,这个历史上是有公论的。看着王师打来,虽然憋屈,但不愿担当“忤逆天子”的名号,算是愚忠之典范,当即投降,归顺王师。齐桓公姜小白和管仲从这件事当中领悟出一个道理,就是“狭天子以令诸侯”(这招被后世,尤其三国时代的人运用的如火纯情)。只是当时还没有这样的说法,周天子也还没到被要挟的份上。管仲要齐桓公一定要留住天子特使单伯,通过单伯之手号召天下诸侯。让所有人都觉得齐桓公是名正言顺的周天子代言人,同年齐国又召集了卫、郑、宋,四国的“鄄地会盟”,进一步巩固了齐国在各诸侯国中的地位。
又过了两年(公元前678年)齐桓公召集鲁、宋、陈、卫、郑、许、滑、滕,举行了“幽地会盟”。并推举齐桓公姜小白为盟主。这样齐国霸主地位正式确定。各国年年纳贡齐国,要钱给钱,要兵给兵,要女人给女人。不过这些小国的保护费给的也相当的值当。因为在接下来的十多年的时间内,齐国不辱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公元前664年,由管仲带兵营救接近亡国的燕国,当时的燕国北部有两个以山戎人为主的小国,一个叫孤竹国和令支国,管仲用了六个月的时间在穷山恶水间废了这两个小国,并开辟了500里新土地,齐桓公又把这新开的土地悉数全部交给了当时的燕国国君燕庄公,感动的燕庄公一把鼻涕一把泪,誓死捍卫姜小白的霸主之位。
公元前659年,北方的狄人部落入侵邢国,齐桓公纠集齐、曹、宋三国军队把狄人赶出邢国,还把邢国的国都迁到靠近齐国的聊城,方便更好的保护。
同年,狄人部落又入侵卫国,卫懿公是一位动物保护者,圈养了大量的鹤。鹤的规格待遇相当的高,绝不亚于现在熊猫,甚至有乘坐轩车(大夫级别以上的官位才能坐)的权利。卫懿公作为鹤的超级粉丝,治国就可想而知了。当狄人打进卫国时,部队的军人纷纷表示:应该让鹤出战迎敌,因为这种高贵冷艳的鸟的爵位都超过任何一位将军。所以战争的结果显而易见,卫懿公死,卫国灭亡。卫国政府开始流亡,逃出来的卫氏宗亲只好立卫懿公的堂弟卫申为卫戴公,暂时的居住在曹国。齐桓公送了大量车牛马羊和三千甲士保护这个流亡政府。不久,卫戴公病死,寄宿在齐国的弟弟公子毁,被安排回国继位,成为卫文公。齐桓公姜小白相当够意思,不但捐助了大量银钱,还帮卫文公在楚丘(河南滑县)重新建立国都,卫国复国(公元前658年)。卫文公还专门作了一首非常肉麻的《木瓜》诗,一歌三唱颂扬了姜小白,大概意思就是,我只给了齐桓公一个木瓜,齐桓公回报我以精美琼玉之类的。
对上述三国于危难中施以援手的行为,极大的提升了齐桓公姜小白的威望。管仲的“尊王攘夷”的政治行动纲领,进一步巩固了齐桓公霸主地位。
这时的北方各诸侯国进入了相对稳定的阶段,而南方的一股势力也逐渐壮大起来,那就是楚国的楚成王——芈恽,在南方大力开垦农田,发展畜牧渔生产,短时间内兼并弱小诸侯与部落。成为南方的一小霸王,其实从名号就能看出,虽然都是死后的“谥号”,但北方各诸侯都叫什么什么“公”,楚国的都是叫什么什么“王”的。由此可见楚国是多么的不把周氏王室放在眼里了,从来就没给周天子进过贡。这也间接的打了齐桓公的脸。齐桓公那能接受这种打脸的行为。
在公元前656年,齐国会同宋、鲁、卫、郑、陈、曹、许组成“八国联军”。浩浩荡荡杀向楚国。讨伐罪名就是“楚国你的眼中还有没有王法”。楚成王见势不对,自己的实力也还不够,赶紧的立马服软,主动勇敢的承认自己的错误,并承诺以后保证年年向周天子纳贡。没捞到什么好处的“联军”决定还是要震慑一下楚成王,挥军拿下召陵(河南中南部),楚成王派大夫 屈完 找齐桓公说理。齐桓公于是就在召陵搞了一次大规模的阅兵仪式,并拉着屈完同车一起参观,以彰显我王师联军的“威武之师、文明之师”,但楚国大夫屈完,并没有被震吓住,同时发表了激情飞扬的演说:首先肯定了齐桓公姜小白“尊王攘夷、匡扶天下”为稳定中原和平所做的积极努力。其次反驳了某些别有用心的国家蓄意制造“楚国威胁论”为楚国的和平发展制造障碍。最后重申了,楚国的和平崛起并不是中原和平的麻烦制造者,也表达了对周天子岁岁纳贡的诚意,并且楚国上下热爱和平的君臣兵民也绝不惧怕任何外国势力对本国的蓄意挑衅。面对屈完的有礼有节的强硬表态,姜小白也觉得攻打楚国也非易事,既然芈恽服了软,自己又得了面子,于是双方讲和,各国就在召陵与楚国订立“召陵之盟”,各国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在这以后几年里,腹黑楚成王一心想与齐国争霸,背后做了许多的小动作,为楚国以后称霸奠定了基础,这里就不讲了)
对于“召陵之盟”的经过与结果,齐桓公姜小白派大司行隰朋去朝见周天子周惠王进行汇报。在这里姜小白故意搞了点小动作,就是隰朋同时提出要觐见太子 姬郑。(这其实是犯了大忌,类似在位的皇帝还没死,太子就开始结党拉派,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齐桓公这样做是有原因的,姬郑是齐桓公姜小白的外孙,姬郑的母亲姜氏皇后死的比较早,而现任皇后陈妫也生有一子,王子叔带(王子带),姬带非常善于阿谀奉承,周惠王十分喜爱,想废姬郑而立姬带为太子。)这表明我齐桓公姜小白将大力的支持外孙姬郑,你周惠王就别找不自在了。但周惠王就不高兴了,但没有驳回隰朋的要求,就叫太子姬郑与王子姬带同时出来与隰朋会面。隰朋回去后把这事告诉了齐桓公,齐桓公很生气问管仲怎办。管仲说很简单,把各诸侯国君都再召来,一起确定太子地位。于是,齐桓公姜小白发通知,要各位诸侯王明年夏月(五月,也有可能是八月,夏天)时候汇聚卫国首止(河南商丘附近)开“联合国大会”以确定太子地位。后来大家如约而至(公元前655年八月)齐、宋、鲁、陈、卫、郑、许、曹都表示支持太子姬郑。太子当时也到场,并且揭发了姬带预谋朝篡位的罪行。周惠王得知情况,大怒,并秘密让 宰孔 带密函给郑国郑文公,要他退盟。后来郑文公借说国中有事,跑回郑国去了。(郑国后来为这次退盟事件付出了代价,这里面还牵涉到郑国与楚国相互暧昧,这里也就不讲了)这样就剩七国与太子结盟了。(后来姬带与其母陈氏,不服叛国,引伊、洛的戎人犯周,又被齐桓公打退)
两年后,周惠王死了,姬郑顺利继位,是为周襄王。襄王为了犒赏外祖父齐桓公姜小白,赏赐大量珍宝,并允许可享天子礼仪,不必下拜。姜小白当时确实不想下拜了,但管仲劝说不可不拜。姜小白还是听从了管仲之言。公元前651年的秋天,姜小白再次召集众诸侯国汇聚与葵丘(河南商丘附近)。再一次发表葵丘联合公报:1、诛杀不孝之人,不随意改变太子,不能纳妾为妻;2、尊重人才,培养人才,鼓励道德高尚的人;3、尊老爱幼、善待来宾与旅客;4、废除官员世袭,不要大包大揽、越级行政,用人唯贤,刑不上大夫;5、不随意拦截河流筑坝、设置障碍,不阻止粮食流通,未通过天子不随意封地、封扈。这“五禁”成为当时标准的诸侯国君行为准则。相当于“联合国公约”。
至此齐桓公姜小白完成了,三次联合出兵讨伐,六次诸侯会盟——史称“九合诸侯”,周襄王基本是他的傀儡。于是小白骄傲了,他自认为“炎黄二帝”“鸟生鱼汤(尧舜禹汤)”也不过如此,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泰山封禅”就去问管仲的意见,管仲知道这时候的齐桓公自信膨胀肯定是听不了不同意见。管仲于是瞎说了个典故,说是“泰山封禅”必须要有一种奇怪的生物才能进行,否则老天爷是不会答应的。最后这个奇怪的生物是什么没人知道,这才“封禅”不了了之,搞的管仲满头大汗。
这时候的周朝没落,天下只有齐、晋、秦、楚四国强大,而晋国内乱不断,秦国西北偏远,楚国小动作不断还未成大器,只有齐国雄踞中原,一匡天下。独领霸者雄风。
时间是一把杀猪刀,后来姜小白也老了,骄傲自满使他变得迟钝了。“桓管五杰”相继死去或老去。到了公元前645年,管仲也重重的病倒了。病危时,小白问管仲后事,谁人在他之后能为相?齐桓公问:鲍叔牙可以吗?管仲说:鲍叔牙是正人君子,嫉恶如仇,不适合当政。又问:易牙可以吗?管仲说:易牙没人性(“烹子献糜”的就是这位,煮了自己的儿子给齐桓公吃),不可当政。又问:开方可以吗?管仲说:开方无孝(开方是卫国公子,父亲死了却不去奔丧尽孝),不可以当政。又问:竖刁可以吗?管仲说:竖刁无情(竖刁为了讨好齐桓公,挥刀自宫阉割了自己),不可当政。并劝说齐桓公要远离这三个人。最后,管仲推荐了“桓管五杰”中还在的隰朋。不久后管仲病死了,齐桓公并没有采纳管仲的意见,没有提拔隰朋为相。不过一开始也确实远离易牙、开方、竖刁三人,但过了不久齐桓公确实感觉到无聊,又把那三人找回来了,并对这三人委以重用。后来齐桓公也得了重病,他的五个儿子开始蠢蠢欲动,结党营私,易牙、开方、竖刁相互拥护不同的公子,五子纷争搞得朝中鸡犬不宁。更可气的是易牙把病重中的齐桓公的宫门封闭,假传君旨,任何人都不得入宫,齐桓公完全与外界隔绝,甚至连饭都吃不上,饿的直挠墙。后来有个宫女翻墙探望齐桓公,告诉他,易牙、开方作乱封闭了宫门,故意不给君侯食物。饿昏了的齐桓公连诅咒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不停的哭,后悔当初不听管仲之言,没脸去见泉下有知的管仲,于是他用衣服蒙着脸,终被活活饿死(享年73岁,公元前716-公元前643年,从公元前685年即位,临朝42年)!齐桓公死后,宫中大乱,各公子争夺王位,互相残杀,齐国上下一片混乱,齐桓公的尸体停放在床上竟然无人料理,长达六十多天,整个屋子里都爬满了虫子,用惨不忍睹都不足以来形容了。最后逃往宋国的太子昭(后为齐孝公)借助了宋襄公的力量,联合曹、卫、邾国的兵力才把其他做乱的兄弟诛杀。才殓葬齐桓公姜小白,并斩杀了易牙等人。
姜小白开创了一代伟业,成就春秋霸主,最后竟落得如此悲惨凄凉的结局,不禁让人唏嘘!
PS:春秋五霸:比较主流的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史记》。
另一种说法:齐桓公、晋文公、楚庄王、吴王阖闾、越王勾践——西汉文学家王褒《四子讲德文》。
非主流的说法:齐桓公、晋文公、秦穆公、楚庄王、吴王阖闾”——《白虎通•号篇》,
齐桓公、宋襄公、晋文公、秦穆公、吴王夫差”——《汉书•诸王侯表序》。还有《荀子•王霸》、《鲒崎亭集外编》、《辞通》对“五霸”也各有表述。但也基本上对以上这几位倒来倒去。
 

关于齐桓公的历史评价

评价之一 《春秋公羊传》说:“南夷北狄交,中国不绝如线,桓公攘夷狄而救中国。”齐桓公作为春秋时代的第一位 霸主,他一向是被高度评价的。当时在夷狄的逼迫之下,中原各国的确遭到了极大的威胁,而通过改革而强盛起来的齐桓公,此时充当起了中原各国的保护神,打出了“尊王壤夷”的旗号。作为霸主,齐桓公又是会盟诸侯,又是插手别国事务,又是安定王室,又是征伐夷狄,可谓风光一时。
评价之二 谷梁传谴责了齐桓公通过杀公子纠成为齐国国君的手段。对于桓公前681年在北杏的会盟,《谷梁传》认为齐桓公并不是周天子任命的方伯,如此是不应当的。但在记载前667年桓公与诸侯在幽的会盟时,称赞桓公仁义守信。对于桓公在前666年伐卫一事,《谷梁传》认为桓公虽然是奉王命,但攻伐别国又索取财物,需要轻视。《谷梁传》认为桓公为燕国讨伐山戎一事是莫大之善举,需要称赞。《谷梁传》以为桓公驻曹救邢一事是害怕狄人,不值得赞扬,所以《春秋》避讳不书齐桓公。前658年桓公为卫国筑楚丘城,对于此事《谷梁传》认为桓公虽然有仁爱之心,但此举超出礼制。桓公率大军伐蔡,《谷梁传》认为合乎正道。前655年桓公盟诸侯,拥戴周王的太子,《谷梁传》认为这是变通礼制拥戴周王的做法值得肯定。《谷梁传》对桓公在葵丘大会诸侯申明周王禁令表示称赞。《谷梁传》谴责桓公灭项一事,但又说桓公曾有存亡继绝之功,所以为之避讳。对于桓公的去世,《谷梁传》说此人不正道,但前文有所贬抑,记载他的去世时对他的尊敬。 综合评价
齐桓公一生显赫,是—位有治国才干和雄图大略的统治者,他在自己的国内实施了一些整顿和改革,收到了富国强兵的效果,在春秋列国中成为第一个霸主。虽然争霸战争对社会经济有很大破坏,劳动人民对此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对中国的统一和各民族的融合,对中国古代历史的发展,都起到了积极作用。

二五点评

能够让仇人管仲做丞相,这说明齐桓公容人的肚量;对卫国人宁戚委以重任说明他的用人不疑;庭燎求贤更加说明他对人才的渴求。正是因为他广集贤士,知人善用对有能力的人可以放权,又敢于对齐国进行大力改革,齐国的国力才会迅速强大起来。虽然他晚年出现了一些错误,可能是因为他壮年时称霸中原带来的骄奢之心有关,但谁也无法否定他作为春秋五霸之首的历史功名。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齐桓公的人物生平及历史评价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