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旺旺集团创始人蔡衍明:从“败家子”到亿万富翁

商界名人 aty25 2545次浏览 0个评论
旺旺,中国家喻户晓的食品品牌,许多人童年甜美的回忆。鲜为人知的是它的主人——来自台湾的旺旺集团董事长蔡衍明。最初的他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风流公子,然而经过其不懈努力,由“败家子”形象逐渐成长为一个羡煞旁人的亿万富商。 “败家子”:19岁当老总赔掉一亿 蔡衍明出身台北富贵家庭,深受父亲宠爱,不爱读书,却爱当老大,大部分知识都从街头和电影院获取。在父亲开设的中央戏院,他一天能看上十部电影。 1976年,他19岁,父亲从朋友那里接下了主要加工鱼罐头外销的宜兰食品厂。因为父亲没时间经营,蔡衍明便主动请缨去厂里当起了总经理。 啥都不懂的毛头小伙却操心起食品厂的战略转型。他觉得做OEM要看别人脸色,决定转做内销,并开始生产“浪味鱿鱼丝”。结果一年多下来,赔掉一个多亿(台币),不得不找家里贴钱补救,落下个“败家子”的称号。 3年后,22岁的蔡衍明观察到台湾稻米资源过剩,盘算着如果做日本米果生意,应该可以扳回一局。他找到日本三大米果厂之一的岩冢制寻求合作,然而被连连拒绝,怕小伙子办事不牢,坏了自己的名声。 整整两年,蔡衍明频频拜访桢计作,终于获得米果制造的技术输出。此后,爱狗的他将公司取名旺旺,迅速成为台湾米果市场老大。 旺旺集团创始人蔡衍明 价格战:你定30块我标5块 1992年,35岁的蔡衍明生意已经相当成功,但台湾市场局限性太大,“不够刺激”,他把目光投向了大陆。因投资额仅在千万级别,他没选沿海,而是成为湖南首家台企,因而享受不少优惠政策。 投产后,蔡衍明参加郑州糖酒会,收到了300多份订单,过后却没有经销商来交钱提货。第一炮没有打响,眼看食品就要过保质期,情急之下,蔡衍明决定将产品分送给上海、南京、长沙、广州等地的学生试吃,结果孩子们爱不释手。 蔡衍明抓住时机狂投广告,“你旺我旺大家旺”的台词很快人尽皆知,可爱的旺仔贴画更是随处可见。最终,投产当年他创收2.5亿人民币。 1994年后,两百多家食品厂加入“米果大战”,其中就有同样来自台湾的康师傅。激烈的竞争使米果价格由最初的1公斤50元降至30元。 面对危机,蔡衍明推出四个副品牌的低价米果,并一口气将自家产品骤降到1公斤5元,狠辣令人咂舌。他说,“除根之后,才好做”。 两上市:200天“光速”撤新登港 1996年,蔡衍明决定将旺旺挂牌上市。当时在台湾申请上市的程序非常复杂,而新加坡政府又正大力吸纳中国企业去当地交易所上市,于是蔡衍明舍近求远,选择在新加坡挂牌。但新加坡股市交投不够活跃,自从旺旺上市后表现一直平淡,虽然每年净利率达16%,却只有15倍的市盈率。而同年在香港上市的康师傅市盈率一度达40倍。 在投行的建议下,蔡衍明决定转投港交所。不过,精打细算的他不甘心让投行与私募狂分利润,他做了一个相当江湖气的决定,用自己的团队替代专业私募。 2007年5月28日,他以私人名义向12家银行财团联贷8.5亿美元,用于收购新加坡上市的中国旺旺26.35%流通股股份,以完成私有化,转投H股。 这一做法无疑极其冒险,因为他要顶着每天高达15万美元的贷款利息,时间越久,对他越不利。 这一回,蔡衍明不仅让外界体验到他的决策之大胆,还看到其行动之迅速。从撤离新加坡,到登陆港交所,前后只用200天,旺旺的市值则从35亿美元提至51亿美元。 同时,他还完成了公司的重组,把核心业务食品饮料业务单独剥离在港上市,成为业界公认的近些年来亚洲规模最大、杠杆比率最高的巨额融资经典。 旺旺集团创始人蔡衍明 惹争议:变身媒体大亨被痛骂 2008年11月之前,在普通台湾民众心中,蔡衍明还是台商英雄——事业有着大企业的规模,却又如同本土小台商一样具有亲切乡土气息,但这一切从他变为台湾媒体大亨开始改变。 当上媒体老板后,蔡衍明斗志昂然,只要谁批评他,旗下媒体便会炮口齐开,轰个体无完肤。 但就算千夫所指,蔡衍明也不会轻言放弃。他说自己的性格受他少时爱犬黑皮的影响:“它的精神启发了我。”他说,“黑皮精神”就是“很自信,也很敢斗”,再大的狗面前,都要迎向前去硬拼,战斗力十足。 集权制:有点像宗庆后 一名业内人士表示,蔡衍明“有点像宗庆后”。一个靠一包一包卖米果,以500亿元身家成为“2012胡润外来首富”;一个靠一瓶一瓶卖饮料,以105亿美元成为2012年中国内地首富。 表面看来,这两个人有相似的特点,都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创业进入传统食品快消行业,创始人稳定在位管理时间都超过20年以上,同样是农村包围城市的营销策略,擅长渠道运作,都在金融危机后其实业家价值方得以体现,一方面都极其低调内敛,但另一方面霸道而充满野心,管理风格更偏向集权制。 旺旺虽然取得不凡成绩,但并非全身浸在阳光之中。从1992年进入大陆以来,旺旺至今仍未建立自己强有力的销售网络,随着食品行业竞争日趋白热化,这一软肋带来的劣势或成为旺旺的“阿喀琉斯之踵”。“不要让他们太完美,要有点残缺,让他们有机会多学习。”或许对于曾如此教育孩子的蔡衍明而言,旺旺发展上的“留白”也是他的一个妙招。 蔡衍明的经营之道 在快消食品行业中,旺旺食品跟竞争对手相比,对单品执行力的把握和渠道掌控力非常强,提早就介入到三四线甚至村级渠道中去,而且产品识别度非常高。通过以农村包围城市的营销策略,蔡衍明把米果这一售价不过几元的休闲食品迅速做到几十亿元的资产。2009年,公司进行重组,核心的食品饮料业务单独剥离在香港成功上市。 旺旺集团名字的由来,代表的意义 如果去过旺旺集团的总部,就能在大门前看到两支立着的黑犬雕塑。蔡衍明曾表示,当年给公司起名时,曾到庙里祭拜灵犬,而就在前一天夜里,他梦到狗叫,就顺势给公司起名旺旺。不过,对于旺旺的解释,懂得变通的蔡衍明从来都是因应各种场合的需要,加以灵活解读。 蔡衍明:以前起这个名字就在想旺旺就“日日为王”,内心里其实都很想说做个食品王。英文名字我们取作叫want want china,就是我们要要中国,我们旺旺会专注中国这个市场,会做大做强。 从狗叫到Want want china的英语谐音,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的蔡衍明,用灵活变通行走江湖的法则,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开辟出了旺旺集团的天地。蔡衍明说一不二的经营风格很有江湖气息,他给旺旺定义的公司文化是:缘,自信,大团结,没有多少现代企业的气息,更多的是蔡衍明鲜明的个人风格。 蔡衍明的家庭私人生活 登上财富的金字塔之后,蔡衍明也乐于享受奢华生活,曾以8亿4300万新台币,买下一架私人飞机,成为第一个在内地购买私人飞机的台商。不过,蔡衍明的家庭生活一直比较神秘,据报道,先后有7位女性为他生下了9个子女,而将要继承商业王国的蔡家子女,早早的就被蔡衍明安排进入商界历练。 不同于其他家族的第二代继承人,蔡家子女一般都没有高学历,没有名师。在蔡衍明看来,街头体验比学校教育更有用,他甚至制定了一个规矩,孩子到18岁都不再升学,全部进公司工作。他的长子就是在新加坡读完高中之后,就进入旺旺集团轮岗学习。“在街头看一年,胜过读三年书”,这是蔡衍明所坚持的。对此,凤凰卫视时事评论员何亮亮表示,这种说法只是强调实践的重要性。 何亮亮:看起来比较极端,但是也有他们的道理。因为自己没有读过什么正规的大学,不仅能让家族的企业起死回生,欣欣向荣,而且能够把家族的企业从台湾扩展到大陆,可以说在世界上都还是很有地位的以米制品为主的食品王国,现在又开始进军媒体。蔡衍明这个话用我们能够容易理解的话就是,实践是最重要的学习,学习又是成功的经验,更多的恐怕是失败的经验。如果没有看清蔡衍明讲这个话的本意,真的说不去读大学就在街头混一年或者两年,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其实跟蔡衍明同样的企业家,大多数都有这样的特质。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旺旺集团创始人蔡衍明:从“败家子”到亿万富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