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是怎样的人

动漫人物 aty25 5735次浏览 0个评论
Aegean sea 爱琴海 爱琴海总是因为古希腊的存在而变得有些许的忧伤。这座古老的城邦在温柔的爱琴海的庇佑下孕育出了一个古旧的文明并且延续至今。这文明从它诞生之日起就如同透彻的蓝色的海水般盈满了让人流泪的气息。米罗就是在一个被爱琴海所环绕的岛上长大,在那里传说中的王子战胜了迷宫中的野兽却无法拯救自己的父亲,一个希腊式的悲剧。我们总是能在爱琴海里看见古希腊的羊角悲剧。阳光灿烂的日子里,蔚蓝色的海水卷着细碎的浪花拍打在巨大的岩石之上,泛起了一层又一层白色的泡沫,如同童话里的人鱼。这海水比那古老的岩石和残破的神庙甚至是整个文明都更加悠久,它用一种静默来见证着历史。时光飞逝,爱琴海就像是一位历经了沧桑的老人,它安静而平和地欣赏着周围的景致,然而即使是最惨烈最血腥的战争于它也没有任何意义。一个人的日子里,那个谜一样的男子孤独地走在细致的沙滩之上,温柔的爱琴海在夜空里泛着精致而神秘的光泽,带着泡沫的海水拍打在他的身后,将一串孤单的脚印冲刷得干干净净。又只是一个希腊式的悲剧。 圣斗士米罗 Bluish violet 蓝紫色 米罗的头发很特别,带有着糅合了蓝的诱惑与紫的魔性的色泽。那细碎的长发弯曲成经典的古希腊式的小卷,渗透着那么几分暧昧而危险的气息。如同那谜一样的色泽一般,米罗本身就是一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存在。他兼具了蓝的神秘与紫的危险,在温和而阳光的外表之下隐隐地散发出一种野性。我们永远都无法猜测米罗的思想,他有着如同咆哮的爱琴海一般的狂野与不羁。然而当我们站在平静的爱琴海边看着平和的海水温柔地抚摸着被阳光烘烤的炙热的沙滩的时候,永远都不会想到那蓝色的波涛曾经并且还将会不止一次突兀地掀起如同山岬般高耸的巨浪吞噬掉无数的相关或者不相关的灵魂。 Camus 卡妙 当米罗终于放过那个稚气未脱的孩子通过天蝎宫的时候,他是不是就已经预见到了那个如皓月般高洁又兼具了冰雪的清冷的男子的死亡?可是他还是决定让他独自面对,义无反顾。米罗似乎是个永远都不会干涉别人决定的男子,无论最后会导致什么样的结局。这是他尊重一个人的方式。他们真的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好到米罗的正义里没有女神没有撒加就只有一个卡妙。对于卡妙,米罗似乎最大限度地表现出了自己的慷慨与包容,他一次又一次小心翼翼地暗地里呵护着那敏感而脆弱的心灵,然后又任由对方在不经意间将自己忽略。在卡妙的选择里似乎永远都找不到米罗的影子。或许这也是一种友情,因为信任而忽略,因为了解而辜负。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那年米罗执意与冰河僵持到底,只消几个小时,那人也不会就此丧命。如果没有冰河,即使是可以在烈火中重生的一辉,或者不断成长的星矢和性情温和的瞬都奈他不何。在一对一的战斗里,他输掉的不是技艺,而是感情。米罗都是知道的,然而他依然让冰河通过,送卡妙走上了死亡之路。原来当初他对他付出了太多的感情甚至来不及收回,以至于他宁可任由对方选择死亡也不忍心去伤害。既然那是卡妙的选择,那么米罗就一定会尊重,然后静静地等在天蝎宫里,心甘情愿地被忽略。 Desolation 忧伤 似乎总也无法把那个阳光般的男子同忧伤这个词汇联系在一起。如同蝎子一般,他从不轻易地将自己的感情表露在外,而是用一种假象来掩盖内心的真实。那个男人总是有他的忧伤的,如同黄道十二宫的每一个守护者一样,特别是在那个没有尽头的夜晚终于结束之后。他始终还是任由卡妙任性了一次,并且这一次就是一生一世。在那个没有星星的夜晚,卡妙留给他的就只有如西伯利亚冰原般剔透的水瓶宫,被一层薄薄的无法融化的冰层所包围。所谓的轮回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未来终究不是他们所能把握。如同经历过了一个短暂到来不及喘息的时间以后他们再次的相遇那样,那个夜晚安静而悲伤,他的猩红毒针终于还是落在了兄长和挚友身上。不必去怀疑银河星爆的威力,那被击碎的星屑深深地撕扯着米罗的感情,硬硬地痛。那么就一起消失吧,我和你。米罗终究不会干涉任何人的选择,但既然那是卡妙是撒加的愿望,他会奉陪到底。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纷扰那么的悲哀,那么我们不如永远地离开,去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世界,在那里我们都不必兄弟相残兵刃相对。那是属于他们的乐土。 Encyclic 教皇 二百年来圣域里一共有过两位教皇,他们无一例外地都被囚禁在了那古旧而庄严的教皇厅里直到精神与肉体的毁灭。米罗或许更为亲近他们之中的后者,毕竟没有多少人会喜欢被一对漂亮的妃色的眼睛那么轻易那么顺理成章地看破心事。蝎子的敏锐是上天赠与的天赋,他们总是可以轻易地捕捉到微小的变化。所以,那在星楼里悄悄变更的权利虽然不能说暴露无遗却也因此将米罗和一个悲哀的男人就此牵在一起。在那个没有星星的夜晚,这个敏感的孩子一定感觉到了那微小的变化,也猜到了那几百年来受着岁月的折磨在星楼上苍老的老人身上发生的事情。但是一切并没有什么不同。对于米罗,死亡就像是慰灵地里的石碑一样苍白并且平常。一个人死了,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有苍老而不会死亡是一个悲哀,比如史昂或者童虎;既不苍老也不死亡则是一个悲剧,比如撒加。米罗依旧只是站在一个特殊的位置,既不接近也不远离,既不接受也不反对。他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在一场争权夺利的游戏里做着他的观众,欣赏着参与这个游戏的每一个人的悲哀与结局。每一个人,包括他自己。这或许是撒加最终放过米罗的原因。他希望有一个观众哪怕只是来欣赏自己的悲哀无奈甚至是毁灭,而不是一个义愤填膺地叫嚣着要铲除叛党或者用悲天悯人的表情来向他表示忠诚的灵魂。他需要一个理性哪怕冷酷的灵魂知晓并且证明他的存在,给他一份切实的存在感,仅此而已。而米罗,或许就是一个绝妙的人选。 Fealty 忠诚 米罗并非向任何人表现出了全部的忠诚。他那么认认真真地与冰河在十二宫里对峙,却又为他疗伤还放他通过了自己的守宫,不是为了女神,而是为了那个孩子单纯到有些幼稚的执著。忘记了是谁说过,想要得到蝎子的忠诚是相当不容易的,因为他们总是小心翼翼并且深藏不露。我们永远都无法猜测出蝎子的思想。所以无论是城府深如撒加或者对正义执著如雅典娜都未能得到他的忠诚。或者太过复杂,或者有些单纯,都不符合蝎子的标准。米罗没有野心,却拥有一种傲气,他的尊严与忠诚决不会轻易地交付于人。这种高傲使他总会以一种旁观者的角度冷静地审视周围的一切,然后作出选择,并且他的忠诚一旦交付出来就是一生一世。原来蝎子始终不会安于君主的统治,他的忠诚只会交付给对他付出同等的尊重的人。无论是撒加还是雅典娜都有意或无意地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接近,所以他们都失败了。米罗终究不会向一个君王付出他的忠诚 米罗 Gemini 双子 长久以来那对双生子都被认为是难以捉摸的,即使面对彼此他们也都小心翼翼地保持着一种暧昧的距离。米罗或许是少有的和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无比接近的一个,这其实是意料之中的。他在很多方面都和这对双生子有着些微的相似。的确,米罗没有那对双生子那与生俱来的王者气质与霸气,毋庸置疑,但他却在某种程度上巧妙地将撒加的内敛与加隆的不羁糅合在了一起。这使得米罗可以很轻易地接近并且窥视这对双生子的无奈与悲哀,以一个独特而绝佳的角度。每一个人都是寂寞的。有像史昂般在古旧而空寂的教皇厅里枯守了将近两个半世纪身边却已经没有了同一时代的人的悲凉与寂寞,或者如那年撒加和加隆那样明明对彼此都关心得要死却还是天各一方就此分离。自古国王多寂寞。他们不是国王,却有着更甚于一个国家的寂寞。当悲伤席卷而来的时候,即使是最坚强的战士也无法避免被伤害。只是米罗从不知道,咫尺的孤独和天涯的寂寞哪一种更加让人神伤。他看见一对小心翼翼的灵魂被一道无形的屏障隔开在两侧,那屏障比水晶墙都更加坚固,使得任何人都无法逾越。而米罗,他站在这对别扭的灵魂之间,却其实离任何人都更加遥远。他始终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的救世主。 Hyoga 冰河 真的不知道该怎样看待那个孩子,明明是卡妙最宠爱的弟子,却终究也逃不开弑师的命运。这并不是任何人的错误,他们只是忠于各自的正义,仅此而已。米罗始终是很宽容也很坦然地面对那个孩子,甚至用自己的鲜血去修补他那已经死亡的圣衣。不知道这算不算是爱屋及乌。或许真的太在乎一个人的时候,就会连带他所珍视的人一起珍视起来,生不出怨恨。换一个角度,米罗又能向他计较什么呢?那始终还是一个孩子,不谙世事。在他的身上总能找到人类最初的单纯。即使真的有怨恨,也只能怨他太傻,怨他在那个人的教导之下单纯到如西伯利亚透彻的冰层,怨他如卡妙所教授得那般将自己的信念贯彻到底。可是这又怎么能算作是怨恨呢?或许,如果有机会的话,米罗总有一天会忍不住代替卡妙偷偷照顾那个孩子。冰河或许是卡妙最为珍视的人中的一个,既然无法恨他,那么不如就好好地爱吧。这或许是除了怀念之外米罗能为卡妙所做的惟一的事 Icy hell 冰地狱 冰地狱里很寒冷,西伯利亚也很寒冷,然而这两种寒冷是不一样的。如同面对死亡一般,米罗没有对冰地狱表现出任何意义上的恐惧或者其它类似的情绪,但在西伯利亚冰原上冰冷的天成的气息却让他从心底里产生一种悲哀和寂寞的情感。那个如冰雪般清冷孤寂的男子在这里度过了大半的生命,却始终如他的性格一般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或许,在冰地狱里,米罗或多或少的总能捕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不仅仅是冰冷的亲切的温度,死亡的生命与死亡的灵魂总是能够很轻易地跨越一个距离。上天总是公平的,他们在给予了一种馈赠的同时总要索取相等的代价,反过来也是一样的。生命很美好,它代表了一种希望,然而终究还是有太多的束缚;死亡是一种绝望,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但令人欣慰的是它使得许多无法逾越的界线蓦然间消失,一种对生命的补偿。冰地狱里的米罗应该是释然的吧。无论结果如何,他都尽了最大的努力来维护自己的正义。最为一名战士,他还需要做得更多么?这已经是最高的荣誉。现在,他终于可以放手,不必去理会那些繁杂的羁绊,和卡妙无比接近。那么,其实无论在哪里,都显得并不重要了。 Justice 正义 Justice果真是个怪异的词汇,无论面对它的对象是谁。自古以来正义总是和胜利者形影相随,这是一个恒古不变的真理。或许正义只是胜利者定下的游戏规则,即使一种文明被毁灭,它依旧存在,只是被另一种思想赋予了新的意义。从某些方面来讲,米罗似乎并非正义的维护者,或者说他并不总是维护属于胜利者的正义。他可以毫无顾忌地向冰河使出十五颗危险并且诡异的猩红毒针,也可以泰然自若地将他送给哪个水瓶宫门前精致的男子,而不会带有任何不安的情绪。其实不必去探究对于那隐藏在教皇袍下的秘密米罗到底知晓多少,因为无论是哪一种结果,他都并非对任何一个人奉献出了全部的忠诚。从未在米罗口中听到诸如“为了爱与正义”的话语,或许不说不是出于不屑,而是因为那并不是他存在的目的。天蝎座的人总是难以琢磨的,他们认真于一个信念并且执著到底,这也是一种正义。只属于他们的正义。有趣的是Justice这个词汇还有另外一层和米罗颇为相称的含义,审判。对正义的审判,或者为了正义的审判。这个简单而复杂的句子恰如切分地概括了米罗那危险的致命的武器所被赋予的意义。当米罗伸出带着浓重的暗红色的指甲,让赤裸裸的鲜艳的红色的液体从针孔般大小的伤口喷涌而出,那审判并非所有人都可以或者有资格承受,而存活下来的,全部都是正义。 Karma 命运 从某些方面来讲,命运这个词汇似乎并非是命运三神女手下顽劣的纺线,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于承受者本身。很多时候我们在作出选择的同时就已经知道结局,譬如在阅读完题干时我们就已经对大案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只是缺乏细节而已。当初米罗决定成为圣斗士的时候应该就已经预见到了自己的结局,千百年来每一个圣斗士都脱不开的轨迹,然而他最终还是作出了选择并且执著到底。就像那年米罗终于决定放冰河通过天蝎宫的时候,他早已预知道了卡妙的死亡,但他仍然决定独自承受着孤独,义无反顾。如果我们追究到底,所谓的环环相扣的命运其实不过是我们自己的选择和某些偶然发生的因素的结合体而已。这些他们都是知道的。所以这些悲剧的承受者们无论经历了什么都不会怀着悲天悯人的心情来抱怨命运女神的残酷。那始终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在做出选择前千次万次都该考虑过了,并且一旦决定了就不该也不能回头。或许命运这个有些可笑的词汇从来就不曾存在,即使真的存在,也一直紧紧地握在他们自己的手中。谁也不能决定谁的命运。 Loneliness 寂寞 直到很久以后才真正的注意到,米罗的寂寞总是不被人察觉的。我们习惯于去同情表露在外的孤独,却并没有细致到发现那隐隐地藏在静寂里的寂寞,而这种寂寞往往更加悲哀。前无天枰,后无射手。十二宫里天蝎宫大概是被孤立的惟一一个。提到寂寞这个词汇的时候,我们往往首先想到撒加之类。然而毕竟还有阿布罗狄那么透彻地了解他并且用生命去捍卫一种完美。血红色的玫瑰铺满通向教皇厅的路途的时候,米罗的周围却只有无法计数的冰冷的台阶以及空寂而古旧的宫殿,其它的什么也没有。或许曾经卡妙也是米罗的一个体贴而完美的听众,然而当那个有些悲戚的夜晚终于行将终结的时候,在米罗的身后,却连属于那个清冷温和的人在内所有的宫殿全部都空寂下来。十二个星座,十三座石殿,五个黄金圣斗士。从米罗开始,身后就只有一片的空空荡荡。十三年前的那个夜晚,米罗成为被两座空殿与其他人隔开的惟一一个。十三年后当女神归来的时候,他依旧被孤立,甚至更加孤独。在他的身后,那通往最神圣的神殿的路途上,空空荡荡的,只有一片虚无。 Monomania 偏执 蝎子真的是一种古怪的生物,他们往往并非如普通人一般听信一种思想,而是执着于一种信念直到终了。这或许是偏执的一种。米罗应该算是蝎子中的典范,因为虽然他并不否认女神和正义的存在并且将守护这个世界作为自己职责的一部分却也并没有效忠于任何思想。他可以因为一个命令而将仙女岛搅得翻天覆地甚至引发一场近乎残忍的屠戮,却又在一个幽深到没有尽头的夜里将冰河送往胜利的路途仅仅是因为那个孩子的执着。一个信念的偏执狂。其实我们每个人在某些方面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偏执的成分存在,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只是我们中的很多人都不能像米罗那样将自己的信念贯彻到底。然而米罗做到了,他以朋友的身份放过了冰河成全了卡妙的选择又以米罗的身份和撒加卡妙兵刃相对,爱和正义始终不能成为他生命的主题。米罗似乎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战士,他所做的太多都是为了他的朋友兄长而并非神或者所谓正义。或许米罗偏执于用自己的力量去守护他所爱的人所生活的世界,用他自己的方式。所以在叹息之墙前他才会放弃得那么决然那么快乐,他终于如蝎子一般将自己的信念偏执到底。 Nail 指甲 米罗的指甲大概是所有指甲中最别致也是相当危险的一个,当他战斗的时候那指甲会伸长并且现出暗红的色泽。一种完美的血色。十二宫里似乎再没有一个招式能如米罗的指甲那般将危险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之中。越强大的招式往往越美得醉人,比如阿布罗狄的魔宫玫瑰,比如穆的星光灭绝,又比如卡妙的钻石星辰。其实米罗的指甲也是一种凄绝而华丽的美,鲜艳的似乎要滴出血来的色泽让人有一种死亡即将降临的错觉。带来毁灭与绝望的完美。猩红的指甲在空气里穿插而过的时候,那绝美的弧线足以让任何人为之沉醉,即使这背后要付出精神或者肉体的毁灭作为代价。那完美的指甲以一种赤裸的死亡的美来使人怀着或恐惧或忐忑的心情来承受一种毁灭,或许这有些像一种极限运动,虽然它们的意义完全不同,并且很显然的前者要更加残酷。我们醉心于那在空气里划出的曲线,当鲜红的血液终于从这指甲所造成的伤口中喷涌而出,那感觉就像是用赤裸的鲜血来洗刷我们污浊的灵魂。华丽到极致的完美。 Omniscience 神 突然有那么一天,他就那么闯入了神与神之间的争斗。这其实是早就预料到的事情,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通往这个结局的路途,义无反顾。这个世界上其实已经没有神了,或者说这个世界上已没有了全能的神。他们是争端的原因,却不是故事的主角。然而即使没有了神,战争依旧存在,所谓的神的意志只不过是一个托辞,欲望的一种存在形式。所以祭品依旧是要被奉上的,只是是谁的问题而已。总要有人来承受悲剧。与其说是神选择了米罗,不如说是米罗选择了神。自古以来神与英雄的关系总是暧昧不明。既然已经决定要付出幸福付出生命作为代价,那么选择一下给予自己庇佑的人选择一下效忠的对象又有什么不可呢?况且在这一场游戏里,米罗其实并非和神祉们太过接近,只是他所在乎的人们却陷入了他们之间的争斗,于是他也心甘情愿地被牵扯进去。或许这有一点像因为一只金苹果或者如神谕所说的一个英雄的死亡而毁灭的特洛伊城,即使从一开始就只是一个旁观者,但其实都是自己的选择,所谓的神所扮演的不过是一件道具而已。 米罗 Poison 毒 蝎子的毒总是致命的,毋庸置疑,并且它的恐怖并非能让人致命这一点本身。蝎毒的恐惧在于它能够为猎物带来肉体上的麻痹与精神上的清醒,一种深知死亡即将降临却无力反抗的恐惧。米罗的猩红毒针和蝎毒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当他将那危险的武器刺入某个人的身体的时候,对方似乎就只能清楚地感觉到那麻痹全身的痛楚,然后等待着精神的死亡或者肉体的毁灭。在这一点上,似乎没有哪一种毒可以和蝎毒媲美。即使是阿布罗狄的魔宫玫瑰,也会在温柔的梦境里侵蚀猎物的生命,而不是如蝎毒般赤裸。我不知道这两种方式哪一种更加仁慈,清醒中死亡与梦境中毁灭到底谁更加残酷始终是一个谜题。米罗终究如蝎毒般给足了对手所有的尊严,他并非用一种迷惑来断绝对手全部反抗的机会。只要精神足够坚强,他们还是可以通过蝎子的考验。不知道这是不是蝎子的仁慈。 Quit 放弃 米罗并非一个会随便放弃什么的人,但是在那个有些悲戚的夜晚,他却放弃了作为黄金圣斗士的尊严,那么轻易那么彻底。其实在那个夜晚米罗放弃了很多,当两个A.E互相碰撞的时候,他所放弃的不仅仅是为之守护一生的尊严还有每个人都只有一次的生命。或许他早就料到这结局,所以在做出选择的时候才会用了那么决然并且轻松的口吻。听起来一切都简单到理所当然,雅典娜的圣斗士就应该为了爱和正义奉献出自己的生命。这样的语句听起来是那么的让人感到悲哀。我们其实都没有权利并且承受不起这样沉重的馈赠。生命又怎么能被分成三六九等呢?可是米罗毅然决定放弃一切,用独一无二的生命来换取安宁。在叹息之墙前的时候,他笑得愉悦,那笑容让人从心底里感到莫名的忧伤。我们看见他笑着消失在那面古旧而神圣的墙壁之前,蓝紫色的细碎的卷发和深小麦色的皮肤都如同海上的泡沫般消失不见,只有黄金圣衣安静地留在残留的气息之间。我们只能承受于这沉重的馈赠,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无法改变。 Rupture 决裂 米罗一定没想到有一天撒加的银河星爆会成为用来和自己对垒的武器,更加做梦也不会想过自己的猩红毒针会落在兄长和挚友身上。然而那个晚上,他们决裂得彻底。不知道银河星爆和猩红毒针哪一种更能给人带来撕心裂肺的痛苦,无论是哪一种,其实都太过于可悲。或许他们从未怀疑过,雅典娜的圣斗士是为了爱和正义而战。只是如果有一天,当爱与正义相背离,他们所守护的又是谁的爱,和谁的正义?这果然是一个恒古的谜题。在那个有些悲戚的夜晚,他们终于还是兄弟相残兵刃相对,全部都是为了爱和正义。当两组A.E相互对峙的时候,或许对于他们中的每一个都是一种解脱。决裂始终是因为爱得太深,所以才会义无反顾地尊重对方的选择。如果那是你们的愿望,那么就请坚持下去,我也会坚持我的选择,如你所愿,即使就此我们一起堕入地狱,万劫不复。 Scorpion 蝎子 据说有一种鸡尾酒就叫做scorpion,在黑暗里总是呈现出一种浅橘色的刺眼而诱人的光泽,那诱惑让人在不自觉间就跨越了危险的界限,然而依旧清醒。不知道这是不是醉人于无形中的一种。蝎子真的是一种很迷人的生物,它总能让被诱惑者保持着清醒的麻痹——或者倒过来说也是一样的,因为我们都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实——它的猎物总是在清楚地知道即将到来的致命的危险的同时仍然禁不住诱惑要去尝试,并且被毒药所麻痹以后依然保持着一种意义上的清醒。这或许是另一种无形。又想到天蝎座那十五颗猩红毒针,它总是不吝于让被审判者在痛苦和麻痹的同时保持着最大限度的清醒直到精神或者肉体的崩溃。或许这就是蝎子,他用赤裸裸的诱惑来使猎物在清醒的同时却又不自觉地落入致命的网罗,然后如它所追求的那般,华丽地毁灭。然而蝎子,它只是在一个事不关己的角落里冷眼旁观,偶尔对那些无法自持的愚蠢的灵魂露出那么一丝冰冷而讽刺的笑容。 Tear 泪 米罗用了一辈子的时间来笑着面对别人,那笑容甚至已经成为了他的代号。米罗的笑容并非如撒加或穆那样为了隐忍某种情绪,他只是习惯性地把一种滚烫的热情感染给每一个人。那真的是一个沐浴在米洛斯岛温暖的阳光下的孩子,似乎任何事情都无法影响他的情绪。当死亡迫近的时候,即使站在叹息之墙前他也只会露出坦然的开朗的笑容。看起来忧伤似乎永远都不会眷顾那个男人。然而有一天,他一生中惟一一次流下了泪水,在幽深到没有尽头的暗夜里,那滚热的液体渗入冰冷苍白的大理石地面,最终失去了原有的温度。在那一天,米罗的猩红毒针穿透了他视为兄长的撒加和生死之交的卡妙的身体,又是在那个时候他承受于银河星爆所带来的撕心裂肺的痛楚。这些他都承受下来了。天蝎座那热情的外表之下所隐藏的是不会轻易为感情所动。然而当他的双手死死地卡住卡妙的脖子的时候,那两行滚热的泪水却终于滚落下来,让人被灼伤的温度。米罗终究不会为自己流泪,那惟一的泪水是在祭奠他们之间超越了一切的圣洁的情感,那泪水比高耸于奥林帕斯山顶的神庙或者在地狱里推着巨石的西绪福斯都更加神圣。 Utmost 极限 一直都在揣摩米罗与卡妙之间的关系,那种关系似乎远远地超越了友情的定义却又不属于亲情或者爱情中的任何一种。在处于八十八个星座最顶端的黄道十二宫里,爱情似乎并不眷顾他们,即使是亲情,也仅仅只被他们中极少数的几个所拥有。没有谁会妄图在女神殿里找到爱情的归宿,那个悲哀的女孩注定要承受远远超出她年龄的东西。就像他们一样,爱情永远也不会成为她生命的主题。他们都是寂寞的孩子,寂寞并且悲哀,被世界所遗忘。百年之后,或许他们就只在慰灵地里那古旧的石碑上留下一个被风雨侵蚀而模糊不清的名字,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找不到属于他们的痕迹。人终究不能独自活着。于是总会有一种感情最终会超越一个极限并且继续膨胀,这是他们排遣寂寞的方式。或许这就可以理解米罗与卡妙之间那微妙的迁就与包容以及某些更加神圣的感情。原来感情这种东西其实并没有什么界限,它只是因为被付出的多少以及所被给予的人的身份而被划分出了三六九等。当一种感情超越了极限,那么它也就不被任何所束缚,也不仅仅只拘泥于一个名词或者一种形式。这种感情是不容被侵犯的,任何的臆想都是对它的一种亵渎。那神圣源于一种发自内心的纯洁,一如认真地将它们毫无保留地交付出来的人们本身。 Vampire 吸血鬼 吸血鬼真的是一种相当迷人的生物。他们在黑暗里滑行,苍白而精致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对致命的尖牙。那牙齿有着最温和的色泽与最冰冷的温度,切割开猎物喉管附近的皮肤时会贪婪于那喷溅出来的温热的咸腥的液体。米罗并非中世纪的贵族,也没有苍白而精致的面孔,但如同蝎子的戾气一般,在那如米洛斯岛阳光般灼热的外表之下总是隐隐地散发出一种如吸血鬼般危险的气息。从某些方面来讲,米罗的指甲和吸血鬼那对伸缩自如的尖牙一样嗜血,它们都醉心于那黏稠而咸腥的液体喷溅而出时的完美。这种危险而诡异的气息其实是他们用来保护自己的方式,他们都是脆弱的灵魂,其实比任何人都更加害怕受到伤害,并且这伤害往往来自他们本身。比如阳光对于吸血鬼来讲就是一种致命的诱惑,他们用一种苍白而冗长的生命在黑暗里游走,却其实只是一个没有尽头的暗夜,永远都无法接受阳光的洗礼。对于米罗,最大的伤害总是源于他自己,天蝎座的人往往厌恶背叛并且专一,因为他们不会轻易将自己的情感交付于人,然而一旦交付出去就是一生一世。这个世界上终究没有永恒,即使真的存在人们之间也总是因为一些不经意而伤害彼此,并且付出得越多伤害也就越深。所以米罗注定要被伤害,即使他那么地小心翼翼。他们终究有着相似的悲哀,那么彼此的相像也就不足为奇。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米罗是怎样的人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