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s://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孔子和晏子的关系是怎样的,孔子和晏子的故事

777钱柜娱乐 aty25 3665次浏览 0个评论
晏子卒于公元前500年,生于何时莫知其祥。他在齐灵公二十六年即公元前556年其父晏弱病死之后继任为上大夫,历经齐灵公、齐庄公、齐景公三朝,辅政长达40余年。孔子的生卒时间分别为公元前551年与公元前479年。晏子出任齐国大夫五年孔子方才出世,晏子去世前后的五年中,年过五十的孔子在鲁国先后任中都宰、司空和司寇,并“摄相事”。孔子与晏子是同时代人,较之前后相距一百七十多年的孔子与孟子,他们之间更有可比性。 人们知道晏子其人,大致是因为那篇选自《晏子春秋》的叫做“晏子使楚”的古文,晏子以聪明才智使楚王自取其辱,维护了自己和齐国的尊严。孔子也有类似的事迹,或可称为“孔子使齐”,见诸《孔子世家》,却是鲜有人言。或许是因为“孔子使齐”不如“晏子使楚”来得风趣幽默使人津津乐道;或许是因为“孔子使齐”比“晏子使楚”多了几分血腥味,有损于其“仁者爱人”之形象,使人讳言其事。他的那句“匹夫而营惑诸侯者罪当诛”使“为戏而前”的“优倡侏儒”被“有司加法”而“手足异处”——优倡侏儒何罪,他们只是奉命表演,竟受如此酷刑?! 从《孔子世家》看,孔子与晏子能直接交往的有三次。一次是鲁昭公二十年,孔子三十岁,晏子与齐景公一起到鲁国访问,齐景公曾向孔子请教“国小处辟”的秦穆公能够称霸的原因,孔子说了一通“国虽小,其志大;处虽辟,行中正”的道理,晏子应当在场;一次是孔子三十五岁那年,因为鲁国大乱,他到齐国去当了高昭子的家臣,以此做这跳板来与齐景公交往,齐景公也曾向孔子问政。那期间,晏子与孔子也应有接触;“孔子使齐”,乃是他五十岁之后的事了,《孔子世家》写着晏子在场的,也算一次。 孔子对晏子的评价很高,说:“救民百姓而不夸,行补三君而不有,晏子果君子也。”不知出于何处。见诸《论语》的有一条:“子曰:‘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公冶长篇第五》)晏平仲之“平”,系晏子之“谥”,可见这是晏子死后孔子对他的评价。 晏子对孔子的评价却有些煞风景。那是孔子三十五岁在齐国当家臣之时,齐景公两次问政,一次孔子说了“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那番话,一次孔子说了“政在节财”。齐景公听了都很高兴,正想封赏孔子,晏子进言,说了孔子这些儒者的四个“不可”,一是“滑稽而不可规法”;二是“倨傲自顺,不可以为下”;三是“崇丧遂哀,破产厚葬,不可以为俗”;四是“游说乞贷,不可以为国”。这四条不能说“句句是真理”,例如所谓“倨傲自顺,不可以为下”,或许就与事实有点出入——孔子对“上”还是很恭敬的——大多却是言之有理。在此四个“不可”之后,晏子还着重说了孔子的“礼”,认为如此繁琐地规定尊卑上下的礼仪、举手投足的节度,连续几代都不能穷尽其中的学问,从幼到老都不能学完他的礼乐。用这一套来改造齐国的习俗,不是引导平民百姓的好办法。他的这一番话,齐景公是听进去了的,《孔子世家》写道:“后景公敬见孔子,不问其礼。”并且明明白白地告诉他:要像鲁国对待季氏那样对待你,我做不到。 晏子的这番话,后人也很少言及,不知是为谁讳言,为孔子还是为晏子?假如孔子知道在当年齐景公有可能重用孔子之时,晏子对他曾有这番评价,是否还会说“晏平仲善与人交,久而敬之”? 司马迁对晏子的评价很高。他在《管晏列传》中感慨地说:“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祈慕焉。”然而,司马迁对孔子的评价更高,他称孔子为“至圣”。他之作史,孔子入“世家”而管(仲)晏(婴)进“列传”。 据有关史料记载,孔子的个子很高,被时人称为“长人”,晏子的个子相当矮小。这只是人之形体。若论胆识、才干与业绩,在他们那个时代,我以为晏子未必就不如孔子。 晏子并非不懂礼义与仁爱。在这些方面,他与儒家有相通之处。“《七略》云《晏子春秋》七篇在儒家。”(据《史记正义》)司马迁评说晏子的那一番话:“以节俭力行重于齐。即相齐,食不重肉,妾不衣帛。其在朝,君语及之,即危言;语不及之,即危行。国有道,即顺命;无道,即衡命。以此三世显名于诸侯”,或许就颇有儒家色彩,有些语言,例如“危言”、“危行”与“顺命”、“衡命”,甚至还可在《论语》中找到踪迹。然而,较之孔子的“礼”,晏子更多一些法度与务实。“礼义廉耻”并非孔子之独创,早在孔子之前,管仲就以“礼义廉耻”为国之“四维”。管仲能使齐国强盛的,却不仅是这“四维”,他更看重百姓的“衣食足”与国家的“仓禀实”。晏子则与管仲一脉相承,孔子以恢复周礼为己任,在“礼崩乐坏”数百年之后,还在那边孜孜不倦地“克己复礼”,而且不厌其烦,还不惜投入终生的精力。晏子却能相当清醒地认识到“周室既衰,礼乐缺有间”,认定在数百年之后再去恢复这一套繁琐的礼节,并非治国之良方。孔子就不如他来得识时度势,与时俱进。 孔子周游列国而“天下莫能用”,他与他的得意门生颜回将此归咎于诸侯国的君主们的有眼无珠,认为那是他们的耻辱。晏子却能在齐国辅政四十余年,并以他自己的方式,使齐国三代君主接受他的政治主张,使齐国乱而复治,也使他成为继管仲之后的一代名相,其从政之艺术与业绩,也是孔夫子所不能企及的。 以上说的,都是“他们那个时代”。 孔子的地位越来越高,远非晏子可及,则在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后,这与“大一统”密切相关,终及原因在于“正统”二字,司马迁称孔子为“至圣”显然也有这种时代的烙印。孔子的学说是维护正统的学说,在春秋战国那个群雄并起,百轲急流,秩序与利益的格局不断变更的时候,他不太可能被那些力图富强争霸的诸侯们所赏识,在“大一统”的格局中,一旦成为“正统”的统治者,却都会重新估定它的价值,对它刮目相看,甚至将它当作护身符,籍以维护现存的秩序与利益格局。这大概也正是所谓“尊孔热”的历史渊源与文化底蕴。 孔子和晏子  

晏子与孔子的共同与不同

在很多人的心目意念中,晏子与孔子似乎是两个相去甚远的777钱柜娱乐,一个是能言善辩、足谋多智、娴于外交辞令的智慧人物,一个是文质彬彬、道貌岸然的圣人形象,难以放在一起相提并论,其实不然,如果你把晏子和孔子放在一起加以比较,你就会发现晏子与孔子虽然有许多差异,但也有许多共同点。 先说共同的地方。 他们在自己国家甚至在其他诸侯国都是名重天下的风云人物。晏子在齐国政坛从政执政长达50余年,先后辅佐三代国君,成为那个动荡时代绝无仅有的政坛“常青树”;孔子首创私学,开一代风气之先。从他们的生平事迹看,晏子在齐国国势江河日下,外有秦、晋之患,内有国君平庸昏聩之忧的形势下,凭借着自己直言敢谏的崇高品格、识时达变的政治智慧、不辱使命的外交才能和节俭清廉的道德情操,尽力补天,力挽狂澜,使齐国在各诸侯国中赢得了应有的地位,也为他本人赢得了在齐国历史上与大政治家管仲齐名并称的声誉。孔子则在首创私学和整理传播中国古代文化典籍方面做出了卓越贡献。孔子虽然一生主要从事聚徒讲学、整理文化典籍的教育工作,仅有短短四年多的从政时间,但在这短短四年中他协助鲁国国君大刀阔斧地改革社会弊端,励精图治,使鲁国社会面貌为之一新。尽管他们不属于一个国家,晏子的年纪也比孔子大一些,人生道路也有很大的差异,但他们都具有强烈的忠君爱国、济世救民的政治情怀和远大抱负,都有着关心百姓疾苦,反对统治者横征暴敛、严刑酷法的社会主张,在从政过程中都提出和坚持了以民为本、以礼治国的从政理念和治国思想。此外,他们都具有着渊博的学识和出众的才能,是当世博学多才之士,德高望重之人。据史料记载,在当时的齐国国都临淄,不管社会上出现了什么样的动乱事件或出现了什么样的动乱、灾难的流言谣传,只要大家看到晏子还在国都住着,就像吃了定心丸一样有了主心骨,神闲气定的该上学上学,该工作工作,民望之高由此可见一斑。再说孔子,他在鲁国政坛难有作为不得志的情势下,为推行自己的政治主张,带领弟子门徒周游列国十数年,期间虽然受到一些困厄、嘲笑和难堪,但总体上还是受到了各个国君的隆重礼遇,在那竞强争霸、弱肉强食、战乱不止、国无宁日的春秋末期,若是没有巨大的社会声望和影响力,孔子带着一大帮子门徒在周游列国期间别说受到各国的隆重礼遇和丰厚供养,恐怕连解决吃饭问题都是难以想象的。 再从他们两国国君得知他们死讯时的反响看,他们的去世,都像巨星陨落般使他们的国君疼惜不已,受到了哀荣备极的礼遇。据史料记载,晏子病逝时,齐国国君齐景公正在外地巡游,听到晏子病危的消息后,就立即催促随从驾车往回赶。在往回赶的路上,心急如火的齐景公方寸大乱,嫌马车跑的太慢,就跳下马车自己跑,当他发现自己并没有马车跑得快时,他又回到车上,回到车上后,他又觉着马车跑得慢,就又跳下马车自己跑,先后上来下去的反复了四次。就这样他边跑边哭的奔到晏子家。当他得知晏子已经离世时,就一下子扑在晏子的尸体上放声大哭,边哭边诉说自己的疼惜之情。对齐景公的悲痛之言《晏子春秋》是这样记载的:“子大夫日夜责寡人,不遗尺寸,寡人犹且淫逸而不收,怨罪重积于百姓。今天降祸于齐,不加于寡人,而加于夫子,齐国之社稷危矣!百姓将谁告夫!意思是说:晏老先生在辅佐我期间,不分白天黑夜的规劝我,连细小的过失也不放过,我尚且沉迷于淫乐之中而不能自拔,以致于和百姓们积下了深重的怨恨。现在上天降临大祸于齐国,没想到灾祸没有降临到我的头上却降临于先生,大概齐国的江山社稷亡覆的危险快来了吧,今后国家出现了重大灾难事变,百姓将向谁去诉说求助哪?!由此可见晏子在齐景公心目中的分量。像晏子一样,孔子的去世也使他的国君鲁哀公疼惜不已。据《春秋左传》和《史记》记载,鲁国国君鲁哀公听到孔子去世的消息后,十分悲痛,立即写了一篇悼词,悼词是这样写的:“ 天不吊,不 遗一老。俾屏余一人以在位,茕茕余在疚,呜呼哀哉!尼父!无自律。”意思是说:上天不仁慈,不肯留下这位老人,使他扔下我,让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君位上,我多么的孤独而又悲伤。悲伤啊,尼父啊,我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了向你这样可以请教的长者和学习的榜样了! 晏子与孔子都有记载他们言行事迹的著作书籍流传后世,《晏子春秋》记载了晏子的言行事迹,《论语》则记载了孔子的言行事迹。他们的思想学说和政治主张之所以能流传后世并对长达两千多年的中国历史产生重大影响,首先应归功于这些著作的和流传,正是这些著作奠定了他们在诸子百家中的重要地位并对后世产生了巨大影响。《晏子春秋》相传为晏子的门徒后人所编撰。全书共8卷,由记述晏子言行轶事的200多个短篇故事组成。主要讲述了人们所熟知的“晏子使楚”、“二桃杀三士”、“晏子治阿”、“踊贵履贱”等脍炙人口的故事,通过这些情节生动精彩的小故事不仅展现了晏子直言敢谏、能言善辩,足谋多智的智者形象和政治家风采,而且通过这些故事使人们深切了解和感受到晏子重民爱民主张减轻刑罚,反对统治者横征暴敛滥杀无辜的政治主张,以及生活节俭,清正廉洁,富贵后仍居陋室,不贪女色不易老妻高贵的思想品格和道德情操。同样,《论语》也是一部由孔子的弟子门徒及其再传弟子编撰的记述孔子及其弟子言行的书,全书共20篇,492章,在书中通过对孔子及其弟子言论的记载和仪态形象的传神刻画,集中体现了孔子的政治主张、伦理思想、道德观念及教育原则,成为研究孔子及其创立的儒家学说的经典文献,是中国历史上读书人特别是科举士子的必读之书。 晏子和孔子都受到《史记》作者、伟大的史学家司马迁的高度评价,并表示了对他们的崇敬和向往之情。司马迁在《史记——管晏列传》中在记述晏子的事迹后感慨地说:“假令晏子而在,余虽为之执鞭,所祈慕焉。”意思是说:假若晏子还活在世上,我最向往的一件事情就是能为他执鞭驾马赶车了。同样,司马迁也对孔子予以高度评价,他在《史记——孔子世家》中赞扬孔子说:《诗》有之:“‘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余读孔氏书,想见其为人。适鲁,观仲尼庙堂、车服、礼器,诸生以时习礼其家,余祗回留之,不能去云。天下君王至于贤人众矣,当时则荣,没则已焉。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夫子,可谓至圣矣!”意思是说:《诗经》上有句话:“巍峨的高山可以仰望,宽广的大道可以循着前进。”我虽然不能到达那里,但是心中一直向往它。我读了孔子的书,推想到他的为人。我到了鲁国,参观了孔子的祠堂、他的车子、衣服和礼器,看到许多儒生在他家里按时演习礼仪,我徘徊留恋,舍不得离开。天下的君王以及贤人是很多的,在世时荣光无比,但死后销声匿迹了。而孔子作为一个平民,传了十几代直至现在,读书的人都还尊崇他。从天子王侯,到全国研究六经的人,都以孔子的学说作为准则,孔子可以说是道德学问最高尚的人了! 再说说晏子与孔子的不同。 晏子和孔子虽然都出身在身世并不显赫的士大夫之家,但他们青少年的生活际遇是不同的。晏子父亲去世时,晏子已经成人,并承袭父职做了齐国大夫,几乎没遭受过生活的艰辛磨难。而孔子由于3岁时就失去了父亲,与母亲相依为命,家境相当贫寒,故他开始踏进社会时只能从事吹鼓手、为公卿家管理仓库、牛羊等在人们眼里比较低贱的职业。尽管他们都热衷于政治仕途,都具有强烈的忠君爱国、济世救民的政治情怀和远大抱负,都有着关心百姓民众疾苦,反对统治者横征暴敛、严刑酷法的社会主张,但他们的仕途道路和作为却有很大的差距。晏子从政达50多年,一生的主要作为在政治,在官场,虽然在从政仕途中,也有波折,但总体来说,做的顺风顺水。特别是在辅佐齐景公的40多年间,得到齐景公的极大信任,使他的许多政治主张得以实施,不但维护了齐国在当时诸侯国中的地位和尊严,而且也成就了晏子杰出思想家、政治家的声望。相比晏子,孔子虽然也有着不凡的政治抱负和才干,并且一生中一直在寻求着能够实现自己政治思想主张的机会,但他的官运实在太差了,除在五十多岁时才得到短短4年的从政机会外,在政治上一直不被重用,在仕途上难以得意,由于从政时间太短,因此在政治上难有过大的作为。倒是他为解决谋生问题而不经意间做出的一项创业行为——聚徒讲学,开办私学,奠定了他在中国历史时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的地位,并以其开创儒家学派、整理和传播中国古代文化典籍的卓越功勋被后人尊为万世师表。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孔子和晏子的关系是怎样的,孔子和晏子的故事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