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画中人(六)

二五鬼故事 aty25 1637次浏览 0个评论
时间变得很无聊了,从清晨到太阳下山我没了进食的胃口,只是喝了几口水,无时不刻地竖起耳朵听着大门口外的动静。张胖子打电话来问我今天怎么不去上班,我一句没心情就挂了他的电话。都晚上七八点了,邓安芯虽然是一个设计师,但之前从来没见过她在公司加班的,难道今天破例了?我还是拨了邓安芯的手机号码,反复打了几次,还是没人接听,我急得在厅内抱头搓手,到底邓安芯怎么了?难道她生我的气离家出走了? 我走进她的房间打开衣柜看到很多衣服都完好放着,书桌上居然还摆着笔记本电脑,这让我更有点怀疑她的离家出走可能只是我多虑了。打开笔记本电脑,我想起之前她存放在电脑里的电子版画作,那些画作中有她前男友于小河的令我很不爽,我想再仔细看一下,看能不能从中看出什么端倪来。 “好呀,这次居然还建了一个独立的文件夹!”看到“于小河”这个文件夹我真的是有点怒火又有点伤心。 打开这个文件夹,看到于小河的素描画像基本是之前看过的,这些画像里面的于小河好像还比较年轻,应该是大学时期的青涩肖像。直到最后一张,于小河躺在病床上,头上扎着绑带。这张不是于小河住院时的画像么?那么说,那个晚上邓安芯果真是去了于小河的病房了!想到邓安芯守在于小河的病床前用心地画着素描画像,还不知道期间有没什么亲昵行为,想到这样的场面我的心有一种破碎的感觉。为什么她就从来不肯为我画过一幅画像呢?是因为我不够帅么?难道我只是一个备胎替代品?我自卑的心理在作祟。 我有点心灰意冷,正要关了电脑,却无意中发现先前那幅于小河躺病床的画竟发生了变化,画像中的于小河一脸惊恐的表情,双手举得高高的,像是在来回晃动。我没眼花吧?怎么会变了一幅画像?我擦亮了双眼,再仔细看了一次,这次就更加奇怪了!画像中的于小河居然在咬手指。画像居然会动?这不是gif动态图吧?但接下来这一幕让我有点被吓到了,于小河用咬破的手指写下了“救我”两字,接着又写了“找马银花,137xxxxxxxx”。这电脑难道是有鬼的?怎么会有可以变动的画像?想起医院和酒吧的经历,我有点不寒而粟了,不敢再看下去,赶紧关了电脑,合上屏幕。 我坐在桌子旁沉思了很久,脑中净是于小河在画像中痛苦挣扎的情形,就像一张张幻灯片重复播放着于小河咬破手指写下血书的画面。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叫我找的马银花是什么人,而且通过这样的形式叫我帮忙找人实在太诡异了,我甚至不敢相信刚刚看到的一切。这人还是我的情敌,我不愿再多想! 已经晚上10点了,邓安芯还没有回来。等等,她会不会去了医院看于小河?内心对于小河的事还是存在很多疑虑,一不做二不休,我决心再去一趟医院。 画中人 这个时点的医院还是有一些人的,由于之前来过一次,这次终于很轻松就找到于小河的病房了。房里除了静躺着的于小河没有其他人,昨天看到的他的女友也没了踪影,有点奇怪他的家人怎么没有一个来照看。邓安芯不在这里,我不知道是失望还是高兴。 “这家伙难道就真的变成植物人了?”我看着他安详宁静的脸容,生发起一丝怜悯之意。他的身上盖着洁白的床单,两手平放在身体两侧,我突然想到了什么,俯下身盯着他的右手,竟发现垫着他右手的床单有一点樱红,他的右手食指疑似是留有牙齿咬破的血痕。 一阵阵凉意袭击着我的背脊,难道那电脑画像的事竟是真实存在的?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我内心慌乱地走出病房,在过道上加快了脚步。当我经过那几间主治医室时,一个似曾相识的门牌号又出现在我面前:D44d室。本来已经心乱如麻,看到这间之前令我神经错乱的房间,我反倒想给自己壮胆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从门缝还是可以看到有灯光溢出的,我隐约听到里面有人在谈话,我便好奇地将耳朵贴在门上。 “前天出了车祸的那个病人伤势怎样?” “只有三成的活命几率。他的脑部已经严重损伤。” “肾脏有受到损害吗?” “倒是完好无损的。” “老规矩,开个价吧。我不会亏待你的。” 天啊!难道他们在做肾脏的黑市交易?我该是要报警么?但是我要怎么掌握证据呢?要用手机录音么?我轻轻地将手伸向裤兜里,这时候D44d室的那扇门缓缓打开了,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医生在向我阴森森地微笑着。 “黄医生?”我看到这张熟悉的脸直接叫了出来。 “对不起,我是陈医生。” “这……”这家伙耍我么?到底是姓陈还是黄?明明是同一个人没错。 “你有什么事吗?”陈医生问。 “没,没事,我先走了。”我不敢多做停留,也没心情取什么证据了,头也不回地离开,只是隐隐感觉到身后一丝不善的目光。 上了车,打了一个电话给张胖子,这几天事情太多太怪异,我现在只有张胖子能倾诉一下了,所以就想今晚直接去张胖子家混一夜算了。张胖子的家离医院有半小时的车程,绕过B城内环,上了高架桥,时间已经接近晚上12点,路上的车辆相对来说比较少了。在车上哼着小歌缓解我烦闷的心情,不时地望着车窗外B城在高楼大厦环绕下构建的美丽夜景。 从后视镜中,看到一辆车跟随在后,刚开始还不怎么在意,5分钟过去了,那辆车还在,我故意放慢了车速,没想到那辆车也慢下来。10分钟过去了,那辆车还是紧跟在后面。我有点不爽了,从车窗里探出头来向后面的车辆的望去,竟看到后面那辆车也有个人头伸了出来。 居然是那个陈医生!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画中人(六)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