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践土之盟

777钱柜娱乐 aty25 1916次浏览 0个评论

简介

践土之盟是中国春秋时代的于践土(郑地,在今河南省原阳县西南,武陟县东南)招开的一场盟会,于西元前632年冬招开,由晋文公主持,邀集中原各国领袖参加,参与的国家还包括齐国、陈国、鲁国、宋国、蔡国、郑国、卫国、莒国。周天子也派出代表参加。、 该会盟是晋国同年在城濮之战打败楚国之后,与各国约定要求尊重周王室,是晋文公霸业的代表事件。 践土之盟

践土之盟的过程

春秋时期晋文公为确立霸主地位而举行的会盟。城濮之战后,晋文公大会诸侯于践土(当时衡雍附近,今河南省境内),参加会盟的有晋、鲁、齐、宋、蔡、郑、卫、莒等国, 周襄王命令王室大臣尹氏、王子虎和内使叔兴父策命晋文公为“侯伯”,还赏赐给晋文公许多东西,其中有“大辂”、“戎辂”两种车辆及车辆上的服装和配备、红色的漆弓一件和一百个红色箭镞、一千个黑色箭镞。此外,周襄王还赏赐称为“虎贲”的勇士三百人给晋文公。周襄王给晋文公的命辞是“敬服王命,以绥四国,纠逖王慝”,意味让晋文公恭敬地服从天子的命令,以安抚四方诸侯,并惩治不忠于王室的邪恶之人。对于周天子的恩宠,文公辞谢三次,然后才接受命令,并且说道: “重耳谨再拜叩头,接受何宣扬天子的赐命!”晋文公三次之朝觐周襄王表示尊敬。城濮之役后,晋文公的这些措施,换得了周王室对他的支持,他的霸主地位由此而得已确立。  

践土之盟的历史背景前后

公元前632年夏,晋文公在践土大会诸侯,一跃而为春秋时代的第二位霸主。 五月丁未日,周襄王应晋文公之邀,移驾践土。晋文公遵照周礼,将战俘和战利品献给周王,包括一千名步兵、一百乘披甲的驷马战车、兵器盔甲数十车。周王大喜,设享礼用甜酒招待文公,命王室卿士尹氏、王子虎和内史叔兴父劝酒助兴。命晋文公为诸侯之长,并用策简记载了这一命令。同时,赏赐文公祭祀用的大辂车、礼服及物品,作战用的戎辂车,红色弓一副,红sè箭一百支,黑sè弓十副,黑色箭一千支,黑黍酿造的香酒一坛,玉器及三百名勇士。周王作了《晋文侯令》说:“希望晋侯恭敬地服从天子的命令,安定四方诸侯,惩治邪恶。使周王世代继承祖业,永葆王位。”晋文公再三辞谢,才接受了策简及馈赠。 五月癸亥日,王子虎代表周王,在王宫的庭院与诸侯盟誓,宣布盟约:“共同辅佐周王,不得互相伤害!胆敢违背盟约,神灵自会诛杀!摧毁他的军队,不能享受国家,直到他的玄孙、无论老少,违背此盟,都会受到丧师亡国的惩罚。” 卫成公胆怯,派摄政大夫元咺护送弟弟叔武前来接受盟约。 “践土之盟”与齐桓公的“葵丘之盟”正好相距二十年,这是标志着第二位新霸主产生的又一次盛会,晋文公由此称霸。 六月,晋文公摈弃前嫌,恢复了卫成公的君位。 卫成公外逃时,有人诬陷元咺想要扶立成公的弟弟叔武为君,卫成公信以为真,便杀了跟随他逃亡的元咺之子元角。复位以后,又杀了忠心守国的弟弟叔武。元咺逃奔晋国避祸,国人哗然。 此时,晋文公正在庆贺胜利,大赏功臣,卫大夫元咺却跑来哭哭啼啼,倾诉冤情。文公本来就对卫成公不满,听了元咺的诉说,大为恼火,遂安排元咺暂时住下,准备严惩卫成公。 赏赐功臣的事情仍在继续,狐偃获头功,先轸次之。 有人进谏说:“先轸应为头功,假如没有他的谋略,城濮会战就不能取胜。”文公解释说:“城濮之役,先轸为我出谋划策,狐偃劝谏我坚定信心,仗义兴师。我采纳先珍的计谋取胜,但计谋只能利用一时,狐偃的话却可以成就千秋万代的功业。”晋国人心中不服,认为文公偏心自己的舅父。 是年冬天,晋文公召集秦、齐、鲁、宋、蔡、陈、莒、邾等国诸侯,在温地会见,商议讨伐不驯服的国家。 卫成公与大夫元咺在会上进行辩讼。元咺指控卫成公陷害大夫,滥杀无辜,卫成公因无可否认而败诉。晋文公行使霸主的职权,处死卫成公的答辩人士荣,砍了代理人鍼庄子的脚,以此代替卫君受刑。并当场拘捕了卫成公,派军士押送京师,投进周王的大牢。晋文公认为卫成公的诉讼人甯武子忠诚,无罪赦免。于是元咺返回卫国,扶立公子瑕继位。 这次盟会,晋文公以巡狩为名,邀请周襄王来温地会见诸侯。后来孔子看到这段记载时说:“诸侯无权召唤天子,《春秋》说周王巡狩河阳,是故意隐讳此事。”由此可以看出,当时周天子的地位,已经衰落到听任霸主摆布的程度。 不久,因许国投靠楚国,晋文公率领诸侯联军围攻许国。 进军途中,晋文公病了。曹君身边的小臣侯獳贿赂占筮的官吏,让他故意对晋侯说:“我替君主分析一下病因。从前齐桓公会盟诸侯,关爱同姓之国,扶助异姓之国,您现在反而要消灭同姓国家。许、曹两国和晋国都是姬姓,消灭他们不合乎礼。您曾经答应曹、卫一起复国,如今却只恢复了卫国,这就是失信。相同的罪过,惩罚却不同,这不符合刑法。礼,用以行义;信,用以守礼;刑,用以正邪。现在这三样东西都被抛弃了,您应该明白患病的原因了吧?”晋文公信以为真,觉得上筮官说得很有道理,就释放了曹君,并恢复了他的封地。于是,曹君便在许国参加了诸侯之盟。 公元前631年,晋文公谋划伐郑。派狐偃与周王室的王子虎、宋国的公孙固、齐国的国归父、陈国的辕涛涂、秦国的小子憖,在翟泉会面,重温践土之盟,商议攻打郑国。 次年春,晋军先攻入郑国,试探其实力。九月,秦、晋两国合力围攻郑国,晋军驻扎函陵,秦军驻扎汜南。晋国人给郑伯传话说:“郑大夫叔瞻背离周王,亲近楚国,请把他把交出来示众!”叔瞻听到这个消息后就自杀了。郑国把叔瞻的尸首献给晋国,晋国人又说:“郑伯帮助楚国侵扰中原,一定要捉住郑伯才算了事。”于是,便包围了郑国都城。 郑国危在旦夕,郑大夫佚之狐向郑伯进谏说:“君主不可等死啊!烛之武多谋善辩,何不派他去游说秦君?也许还会有救。”于是,郑伯派烛之武去拜会秦穆公。烛之武却推辞说:“微臣年轻时,尚且被人蔑视,如今老迈昏庸,岂敢承担此等大事?臣无能为力,请主公另选高明吧!”郑伯说:“国家有难,匹夫有责。寡人未能及早重用先生,还望见谅,这全是寡人的过错。可是郑国一旦灭亡,老先生将会是什么感受啊?”烛之武也只是发发牢骚而已,最终还是答应郑伯前去拜会秦穆公。 秦、晋兵临城下,郑都四门皆被封锁,烛之武无法出城,只好等到深夜,让守城的士兵把他用绳索从城头吊下。烛之武出城后,东躲西藏,一直等到天亮,才偷偷溜进秦君大营,对秦穆公说:“秦、晋大军围攻郑国,外臣很清楚,这次难逃厄运,郑国肯定要灭亡了。但是君主想到没有,郑国灭亡,只能使晋国越来越强,却不能给秦国带来任何好处。” “为什么不能?”秦穆公问。 “秦国据守关内,郑国远在中原,君主焉能越过别的国家,将敝邑揽入秦国之境?君主一定知道,这是很难做到的。相反,晋侯却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因为晋、郑仅一河之隔。所以说,这场战争只对晋国有利。晋国的实力增强,等于削弱了秦国。一旦占领敝邑,晋侯的野心还会膨胀,谁敢保证他不会向秦国下手呢?如果不损害秦国,他向哪里扩展地盘?君主为什么不能放弃对郑国的围攻,保留一个东路的朋友呢?” 秦穆公拍了拍脑门,有如大梦初醒之感。他十分感激烛之武,赏酒款待,对老先生大加赞赏。当即决定,私下与郑国订立盟约,命杞子、逢孙、杨孙留在郑国协助戍守,大军撤回。 晋国发现秦军不战而退,十分恼火。狐偃请求追击,晋文公认为不妥,说:“如果没有秦国的援助,就没有寡人的今天。依赖了别人,反过来又伤害人家,这是不仁。过河拆桥的事情,我做不出来。咱们也撤兵吧!”于是晋军也解除了对郑国的包围,班师回国。 由于狄人不断侵扰中原,晋文公在三军之外,又组建了三个步兵军,专门对付狄人。分别由荀林父、屠击、先蔑带领。后又增加为五军,由赵衰领新上军,胥婴领新下军。重拳打击进犯的狄人,北方的狄患才得以缓解。 楚国见晋国日益强盛,不得不向晋国寻求和解,派大夫斗章前往晋国访问,晋国也派阳处父回访,晋、楚关系开始改善。郑国为了取悦晋国,将逃亡晋国的公子兰立为太子,晋、郑矛盾也得以缓和。 卫成公羁押在洛邑,始终是晋文公的一块心病。公元前630年夏天,晋文公派医衍去牢里探视,想让他设法毒死卫成公。卫国人甯俞贿赂医衍,求他手下留情。医衍得了好处,便减少了毒药的分量,结果卫成公没死了。鲁僖公受人之托,替卫成公求情,向周王和晋文公行贿,送给每人十対美玉。周王首先答应了。等到秋天,晋文公才释放了卫成公。卫成公出狱后,用重金买通卫大夫周歂、冶堇,并给他们许愿说:“假如能帮助我复位,就赐你们为卿。”周、冶二人便设计谋杀了元咺和公子瑕,卫成公回国复位。 秦、晋两国因伐郑夭折,关系逐渐疏远。 公元前628年冬天,晋文公去世,儿子驩继位,是为晋襄公。 晋襄公继承文公的霸业,公开与秦国抗衡,秦、晋关系再度恶化。不久,秦军远袭郑国,在殽山(今河南陕县东)遭遇晋军伏击,全军覆没。 ——这就是著名的“殽之战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践土之盟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