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廓(http://www.255star.com)全站已换成自适配模板,大家在电脑和手机都可以顺畅浏览本站内容。

美国为什么当世界警察?为什么说美国是世界警察?美国不再当世界警察会怎样

二五杂谈 aty25 481次浏览 0个评论

为什么说美国是世界警察

2016年7月8日,发生了两件事情。第一件事,美韩联合宣布将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英文全称为Terminal High Altitude Area Defense。简称THAAD ;第二件事,两年一度的北约峰会在华沙召开。一东一西的两件事似乎在表明,这个世界上最终还是用武力来说话。这个世界变化也真的快,前几天还是很好的朋友,现在是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这个世界变化快,以前《华沙条约》的签约地现在正在聚集了北约的领导人,历史用这种方式让人体会物是人非的滋味。这一东一西的两件事,对中国人来说,意味着我们的一带一路,我们的亚投行,我们的和平崛起,那是要竭尽全力才可能成功。当时,我国军民紧张的投入到抗洪的斗争中,而7月12日南海问题要仲裁,再加上前些日子的台湾雄三事件,内外的事情都是要用智慧来解决。一个稳定的内外部环境对经济发展是多么重要啊。 既然北约这个时候正在开会,华沙的中心和老城也全部管制,华沙体育馆的旁边都停了坦克。大家对英国脱欧的还有恐惧,北约的峰会这个时候开,有其特殊的意义。 大家知道欧盟是实力强大的一个经济政治共同体,但是这个世界上若从实力来说最强大的国际组织应该是北约,拿一项指标来说,拿成员国的GDP总值为37万亿美元,而欧盟约为17万亿美元。北约英文名字叫做North Atlantic TreatyOrganization,全文翻译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英文缩写为NATO,用法文写是:Organisation du Traité de l’Atlantique Nord,缩写为OTAN。英语和法语都是北约的官方语言具有同等的效率,《北大西洋公约》的原件就是一份英文一份法文,其他国家拿回去的都是copy。 现在,北约的总部(1967年从法国巴黎搬过去)和欧盟的总部一样都设在比利時首都布鲁塞尔。 北约现在总共有跨域欧洲和北美的29个国家组成。大家注意到了没?欧盟成员国是28。美国,加拿大都在大西洋边上,不在欧盟,土耳其、阿尔巴尼亚和黑山也不在欧盟。那就是说还有6个欧盟成员国不是北约成员国,他们分别是芬兰,瑞典,马耳他,奥地利,爱尔兰和塞浦路斯。 而《华沙条约》在东欧的成员国也陆续加入了北约的朋友圈,波兰,匈牙利和捷克最积极,是1999年的第一批。 欧盟其实是有企划,大愿景的,希望形成在政治、经济和军事统一的欧洲。但是现实中,欧盟只是在政治和经济方面有较多的成效,在军事方面基本没有建树。为什么呢?主要就是因为北约有这个功能。 用武力保护和平 美国为什么当世界警察 北约的行动点 北约成立的意图是什么呢?咱们也不猜。直接看条约中是怎么说的,原文如下: 这三句话第一句重申北约各方对联合国宪章的认同。第二句话是说要保护北约各国人民的自由,民主和法治,维护北大西洋区域的稳定。第三句是说要通过联合防卫的形式来保护和平。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为对付社会主义阵营老大苏联而生,他既要防止苏联的威胁,又要防止在欧洲再次出现民族主义继续把欧洲带入战争,另外一个就是为欧洲的政治融合创造条件。NATO是一个为实现防卫协作而建立的国际组织,它是一个政治和军事的联盟。二战结束后,欧洲就一直在捣鼓者要联合,1948年就搞出了西方联盟(Western Union),1949年3月18日,美国、英国及法国三国率先在华盛顿宣布公开建立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于同年4月4日在美国华盛顿又拉上比利时、 加拿大、 丹麦、 冰岛、 意大利、卢森堡、荷兰、 挪威、 葡萄牙一起签署了《北大西洋公约》。注意到了没挪威,冰岛搞欧盟不积极,加入北约那是founder。但是一开始这个组织并没有设立常设机构,也没有好好运作。但是,1949年底苏联的原子弹实验成功和1950年的朝鲜战争的发生使这组织内部突然变得异常的团结。马上在凡尔赛旁边的Parisian suburb of Rocquencourt设立了司令部,艾森豪威尔任司令官,不久也成立了一个常设的秘书机构,第一人秘书长为英国人伊斯梅。 说实话,美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才重视欧洲这地方。对这个地方一个是担心欧洲内部不稳定会导致战争的再次爆发,另外就是担心苏联势力在欧洲的继续渗透,为威胁到资本主义国家的命运。当时的意大利、法国、德国的共产党的实力很强,能文能武,若用文则通过选举也可能获得胜利,若用武而且则可以通过武装革命获得胜利。因此美国才会一起牵头搞北约。为了复苏欧洲的经济,使得资本主义的优越性得到体现,所以才又有马歇尔计划。 有了军事的保护,又有资金和大的市场(北美),加上欧洲自己的人才和知识储备,因此资本主义经济就轰隆隆开始复苏。 到了1952年土耳其和希腊也加入了北约,1955年西德也加入了。这样苏联就受到了很大的威胁了,为了与之应对社会主义阵营1955年5月14日在华沙签订了《华沙条约》为全称《阿尔巴尼亚人民共和国、保加利亚人民共和国、匈牙利人民共和国、德意志民主共和国、波兰人民共和国、罗马尼亚人民共和国、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国友好合作互助条约》。该条约由原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起草,1955年5月14日在波兰首都华沙签署。华约的指挥部就设在华沙,参谋部在莫斯科。事情发展到1962年,柏林墙就开始建起来了,使得北约和华约之间的冷战有了一个标志。 1989年苏联解体后,北约的任务从对抗苏联,演变到东欧。1999年,波兰,匈牙利,和捷克的加入,标志着这个目标也实现了。而2001年发生了911事件,北约的职能就更加广泛了,要在全球范围内维护欧洲和北美的稳定和安全了,若其他国家失败了,其不稳定就会向全世界扩散,各个国家自身的安全就无法确保。 北约对其目的的实施手段也是直言不讳。北约的目的就是要通过政治和军事手段保护成员国的自由和安全。政治方面推崇民主价值观,鼓励通过协商和合作的方式要解决防卫和安全问题,长期来看还要避免重提。北约承诺使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争议,但是若外交失败,则必须有军事能力能应付 危机管理。《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规定: 第五条 各缔约国同意对于欧洲或北美之一个或数个缔约国之武装攻击,应视为对缔约国全体之攻击。因此,缔约国同意如此种武装攻击发生,每一缔约国按照联合国宪章第五十一条所承认之单独或集体自卫权利之行使,应单独并会同其他缔约国采取视为必要之行动,包括武力之使用,协助被攻击之一国或数国以恢复并维持北大西洋区域之安全。此等武装攻击及因此而采取之一切措施,均应立即呈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在安全理事会采取恢复并维持国际和平及安全之必要措施时,此项措施应即终止。 公约第5条规定成员国受到的攻击一旦被确认,其他成员国将作出即时反应。该条款被理解为各国部队将自动参战,并不再次需要各国政府的参战授权。但这一条条款在九一一事件之前,一直都未有启用。911事件,美国人召集大家开会,认为这个算是对北约的攻击,算是第一次启用了这个条款。后来美国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事件其实都有北约参与。北约就是美国警察的组织体系。 当大哥就要出大钱 美国为什么当世界警察 北约华沙峰会现场图 北约这么强,目标这么久远,那问题来了,这个组织的经费怎么来,怎么运作呢?总得来说北约的经费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各个国家为了自己的防卫虽然这个防卫对整个北约防御体系有关,但是由于其服务目的具有国别特性,这部分归各国自身,内部叫做Direct (National) Funding。另外一部分经费涉及到28个成员国的利益,就要大家都凑凑份子,北约叫做Indirect (Common) Funding,除了这种common funding外还有一种是项目型的涉及到若干国家,或者若干国家想参加,就大家联合起来一起出钱,这部分叫做Joint Funding。对于共同承担的部分,北约也有根据各国GDP按照一定的公式来分配。对于如何分配,其实北约内部很不统一。 美国为什么当世界警察 2006年的北约理事会,大家承诺每个国家按照GDP的2%来做国防预算,但是这个承诺很多国家没有做到,到了2014年北约在威尔士开峰会,达成的共识是,若出资达到了2%的国家要继续保持,出资少于2%的要增加,以达到2%为目标。 北约防务开支预算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持续减少。目前北约国家2016年的国防总预算约为9182亿美元,但是美国一个国家就有6794亿美元,约占74%。而北约成员国的军事预算占全世界军事预算的75%。世界警察是要付出代价的。 下面我们说说各个国家的indirect部分,北约的独立预算由三个部分组成: 1. Civil Budget:主要用于人员成本和行动成本还有在北约总部工作的国际之间的人力成本。这个事是北约预算的最大部分,2016年约为2220亿美元 2.Military Budget 主要用于北约指挥机关的运营和维护。2016年的预算约为1.16亿美元。 3. NATO Security Investment Programme ( NSIP) :主要用于建造北约的指挥与控制系统和设施,2016年预算封顶为6.9亿美元。 与欧盟经费对比,北约一年的经费比欧盟多800亿美元。但是欧盟的经费有明确规定的,大家意见也统一。但是在北约,大家出多少经费虽然各成员国也要摊点,但是主要还是美国,英国等大国承担,上图显示美国按照预算要出22%,所以北约基本上由美国和英国主导,虽然他们所有的决定都是集体做出的,必须29个成员国都认同。北约秘书长的工作也不是很好干,因为要争取所有成员国的支持才行,不然一件事情都搞不定。 北约的未来 其实从以上的预算也可以看出,加入北约国家的欧洲国家2015GDP为17.6万亿,而美国同年的GDP为18.3万亿美元,两者旗鼓相当,但是2015年北约欧洲成员国的国防预算只有2558亿美元,不到美国国防预算的一半。这也就说明,加入北约,欧洲的国家是享受到了强大美国的好处,自己国家的资金不必要用于军费支出,只需安心发展经济、服务好社会,结果是今天的欧洲成了福利社会了。军事方面,在有北约提供的保护伞。所以说美国是世界警察,也确实是,欧洲的防卫,都是美军一肩挑。美军把全球分为六个战区,欧洲是一个,其欧洲联合作战司令部总部就在德国的斯图加特。 美国为什么当世界警察 美军全球防控 这次华沙峰会,又决定要增加4500名士兵在东欧和波地三国。这些都是要花钱。请问这种模式的未来能延续吗? 共和党川普还在竞选时就一直在说,各个国家(欧盟、日、韩)要承担自己的防卫义务。这倒并不是说美军要撤回来,或者说要解散北约,而是说各个国家应该按照自己的经济总量,承担军费,而不是由美国一家承担74%。但是一旦要各个国家承担,就会出现怎么监督,怎么决策的事情。若永远由美国承担多的,似乎也不是可靠的模式。没有经费,就无法行动了。 2017年1月25日川普与北约秘书长通了电话,要点是:会加强与北约盟国的合作,第二,各个成员国需要按照当初承诺缴纳费用(各国GDP的2%)。可以说在看得见的未来,北约不会垮掉。可以预判,川普可以退出TPP谈判,但是不能也不会退出北约。  

美国为什么当世界警察

作者:蒋怀仁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
为何世界需要美国称霸?——一位德国学者的观点 天空中的征兆再清楚不过了。《启示录》中的末日骑士上路了,高举着星条旗,展开一场全球的野猎。他们想去之处,他们犁云而过;今天,伊拉克是他们的, 而明天就轮到整个世界。疯狂!然而,有这种想法的人并非美国人,而是德国的大师们。这种权力的夸大妄想 症是从旁观者的眼里产生的。希特勒今天仍然在我们的心里作祟,使我们把他统治世界的梦想转移给了美国。 如果有人相信这些旧欧洲的预言家们,那么全世界就都会知道,最大的危险当然莫过于美国的称霸天下了。
他们的论点,有谁能够反驳?没错,冲突应该在法律的范围之内非暴力地加以解决。给世界带来秩序的,按理说应该是联合国而非美国的责任。的确,讲到这一点,世界的权力应该以一种“多极”的方式加以分配。尽管这些 要求听起来光明正大,却是建立在幻想上。社会的基础是秩序, 而秩序之所依是力量而非法律。在全球这个社会,建立这个基础的是美国而非联合国。将权力分成多极,就算是可能,所带来的和平并不会更多只会更少。美国无与伦比的力量并不是问题,反 而是解决问题的力量。那么,问题又出在哪里呢?
问题出在各行其是,以及各拥报利。这显然是个日趋恶化的问题:越来越多的国家、帮派、恐怖分子与狂热分子都能够拥有 毁灭性的武器,能够在全世界散播恐怖活动。我们无法靠权利与 契约处理这些威胁。历史倒是提供了一种解决方案,只不过规模小得多。在欧洲这个地方,就是一种多极的安排,力量平均分散在许多统治者之间,造成不断的权力角力。正是这种角力的结 果,产生了现代国家的武力独占:国家的罢全确保了和平,只不过仅是一种属于内部的和平。
国家的罢全一旦确立,国与国之间的外部关系形成竞争,又由于竞争而增加了报利的危险。这种“均势”,一直是现代欧洲 从梅特涅到俾斯麦引以为傲的,但也仅能制止动乱于一时,动乱 一扩大也就随之瓦解。北约与华沙集团之间的“恐怖平衡”没有导致一场核大战,只能说是侥天之幸,骰子转呀转地,转出了美国的优势。
这种情形无关于策略、正义或法律。依法制裁报利的合法秩 序本身就是一种威权的报利秩序。旧欧洲似乎忘记了报利的基本角色。不论是来自本拉登、萨达姆、哈马斯突击队或刚果的攻 击,欧洲本身并未尝过遭到攻击的滋味,于是,总认为报利虽然 应该予以压制,但不应该以暴制暴,而应该采用非报利的手段。
只有英国与西班牙支持以报利解决伊拉克问题,这岂只是一种巧合,难道不是因为它们身受国内的恐怖之痛吗?
对于远处的报利,我们体验得越少,而又将它视为一个问 题,就越容易想当然地诉诸于现成的解决:联合国必须搞定它。 但是,联合国根本没有这种能力,因为它没有权力。法律无能为 力之处也就形同没有法律。总之,联合国最欠缺的,就是因为共 同的利益与感情而产生的力量,以致无法在外部世界采取集体行 动。由于联合国根本没有外部,在内部就只有继续分裂。它视自 己为一个整体,可悲的是,正因为如此,基于整体的利益,它也 就动弹不得了。
美国却拥有联合国所欠缺的:虽然不是独占世界的武力,但 却在一个武力集团中居于领袖的地位。而促使其采取行动的—— 善与恶、内与外、友与敌的分别——似乎也正是使它无法为整体 而战的因素。纵使联合国要求它采取行动,但其仍然只是一个国 家,虽属于整体的一部分,却又必然是以自己的利益为依归。无 论如何,就一个大国来说,其利益之所在会扩张得比其他国家大 出许多,但也有跟整体利益接近的地方,至少在对抗报利的事情 上是如此。在这方面,纵使并非存心要为整体建立秩序(这极可 能变成有害的),尽管不是出于本意,它仍然会履行身为一个国 家的中心任务:使报利不致流于武力的滥用并维持治安。以这个 准世界国家而言,这项任务可是巨大的。由于没有其他的国家足 以胜任,维持世界的治安成就了美国罢全。这难道不要用掉一个 国家极大的国力吗?但某些批评却说,美国的要求未免也太多 了;在经济上,它占尽了其他国家的好处,每年的进口总是多于 出口。
然而,这又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解释:世界得之于美国的是军事服务,而回报的则是货品。
长久以来,无需契约或法律,甚至无需正义,一直都有全球 性的分工在无碍地运作着:在亚洲,人们为世界劳动;在阿拉 伯,人们为世界祈祷;在非洲,人们为世界受苦;在美国,人们 为世界武装自己;在欧洲,人们则为世界商讨大计。所有这些工 作,都是各司其职地在为这个共同体提供服务。不存在的,再怎 么讨论也不会存在。只有共同奋斗的经验(包括对抗饥饿)才会 促使一个共同体的出现。
就跟所有的力量一样,罢全国家的力量也是受到限制的一一 从外面来说,就有俄国、中国与印度。这些国家跟美国所竞争 的,不再是控制整个世界(1989年以前就巳经是如此),而是为 各自的势力范围在竞争。只不过这些大国,特别是俄国,在幅员 都大幅缩小了;整个东欧已经是北约在保护,而在伊斯兰恐怖 主义与中国工业能量爆发的威胁下,甚至连俄国都倒向了北约。
如果有那么一天,这个大国将所有的大国都吸纳成为一个全 世界的安全体系,到时候又会如何呢?届时它的外部界线又将成 为内部界线。即使是在今天,在北约伙伴对伊拉克战争的抵制 中,这种界线就巳经清楚可见了。报利集团所包括的范围越广, 其内部的团结就越脆弱,这时候,带头的大国为了要达成团结并 分配权力,就必须作较大的让步。
罢全的最大限制来自于罢全本身最内部的核心。说到现代民 主政治,美国堪称最悠久、最众所周知的代表,拥抱主权在民观念的程度远远超过任何欧洲人所能想象。他们不愿意看到自己的 士兵血洒异国疆场,长远来讲政府对布隆迪、柏林或巴格达的注 意,他们没有兴趣。然而一旦不得不插手海外事务时——“把事 情搞定”,美式英语所说的去打仗一一那么美国必然是为了本身 的利益才会去做,而不会是为了要扩大全球的福祉,这正是欧洲 人一向瞧不起的。别的民族如果因为它的战争而能够得到一些东西——譬如说,自由与民煮——美国人也是欢迎的。美国人颇以此自豪。但是,以为美国是想要强加美国的生活方式于别人的头 上,这种想法就未免荒谬了,毕竟,人们想要什么自有他们的自 由意志,实在不需要通过报利强加于他们。
也不要通过金钱。美国人民宁可把钱放在国内的教育、卫生 与治安上。布什总统如果未能提供这些福利,那就只有滚蛋,跟 之前他父亲的下场一样。罢全所推动的计划越大,就越快走到财 务的尽头。单这一项就需要内部与外部都点头才行;这就是合法性——任何的反对都只会增加一场战争的风险、时间与代价。
此外,这个表面上的全球罢全并不能玩转世界。在外国的领土上,碰到其他大国的势力范围,它就得止步;在本国的领土, 纵使坐拥大规模毁灭性武器,面对贝尔法斯特、圣赛巴斯蒂安 (San Sabastian,西班牙巴斯克地区的城市。——译注)与纽约等地恐怖主义带来的飞弹,那些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却无用武之地, 在这个世界上,罢全所控制的区域还比不上一条防火巷。
然而,那些驾欧洲梦想之舟、心怀全球利益的思想大师们 来说,一切都不够。他们可是以天下苍生为念。他们希望美国够 大同时也够小。作为一架飞行器,美国对他们来说还不够小,但 作为一个全球福祉的理想载体,它却又不够大。
但这个罢全仅仅只是一个国家而已的事实一一不是一个集智者于一堂的全球议会,不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也不是一个世界国 家 点也不可悲。这个事实提供的机会是,罢全在自己有限 的利益空间里运作,而不是站在开放而又普世的理想上,然而其间却有许多原教旨主义者的鬼火在摇曳闪烁。它可能犯错,一如 越南的例子。但却一点也看不出来它已经扬弃了国家利益那个自 我局限的理由。其所依恃的是一个老旧、成熟、完整、基本上是 民煮与多元文化国家的经验累积。而德国人所经历的国家主义, 过时、傲慢、变态而破碎,正好是极端的对比。除了猜疑,这些 经验之间的鸿沟是无法填平的。
这是不理性的吗?拿美国式民煮作为霸权的最后诉求,的确 不能保证是一个颠扑不破的理由。美国民煮的运作方式,在其核 心虽有制衡,但还是需要有外来的抗衡。“多极化”的概念虽然 令人费解,却正是为此而设,它可以有多重的意义,既可以是一 种现实、髙明的伪装,也可以只是愚昧无知。
从权力关系中结晶出来大大小小的极,这是现实。法国与比利时相对于它们以前统治过的殖民地,就是一个权力的极;因 此,一支欧盟军队进驻刚果,就由法、比来领导,是理所当然 的。巴尔干国家依赖的是德国,也就身不由己地成为一个权力的极。由此观之,多极化事实上已经存在。
但是,多极化乃是一种内部的权力分配,如果我们忘了这一 点,多极化就会变成一种好看的幻象。究其实,霸权与多极化是 互为表里的。法国、英国与德国之间就是既联合又斗争。它们都 是一个集体罢全的一部分。如果它们抵制这个罢全,它们就会到 南欧与东欧去揭发一些有害的丑事;相反地,对于世界其他地方 的 恐惧与抵制,它们则为这个罢全辩护。从这个角度来看,只要 欧洲人参加了这次惩罚战争,他们就都还是小鬼,同时又是白人 中的半人半神,因为他们这样做是出于谅解,并派出了医疗船。
因此,他们发觉,自己的角色乃是罢全与弱者之间的促进者而巳。
霸权体系已经很强大,无论对内对外都容许相当大的自由。 是否响应罢全发动的战役悉听尊便。即便并没有一个国会,这个体系自会制造一个超国会的反对派:格哈特·施罗德(Gerhard Schrdder,德国前总理[1998—2005]及社民党党主席。——译注)的德国与雅克•希拉克的法国一一有哈贝马斯、德里达与罗 蒂为他们献策——就是反乔治•布什的超国会反对派。1968年的 一代(the 68ers,指西德战后出生,在1968年从事学生运动的一 代,在意识形态上左倾。——译注)可以拿旧的论点做武器,说什么美国的危险与邪恶,对民煮政治与宪政国家的危害。这一切 难道都同样是旧的反美主义吗?在我们这个大西洋家庭中多的是 对头。德国总算抵达了西方。可叹的是西方并不是一个开放社会,只不过同样是个装着霸权的壳子。
德国人不能再置身事外。他们难道还会梦想一个属于他们自 己的欧洲家庭,无视于这样的一个家庭孤伶伶地置身于深渊的边 缘?我担心的是,他们心里是这样想的:作为美国罢全以外的另 一个权力的极,欧洲将会与其他国家和谐相处,诸如波兰、俄 国、中国、印度以及非洲,消除罢全?在达成进步的大业中, “多极化”只是第一步,但将会证明只是倒退的一步。总之,长 远来看,那将是最愚昧和危险的一步,将会把我们带回到我们早已抛诸脑后的状况,回到旧时粗暴的竞争战斗中。感谢美国霸 权。但愿那口浓痰继续塞住我们的喉咙。
原载德国《明镜》周刊(Der Spiegel) 2003年6月16日
原题:《正在组织起来的力量》
The Organizing Power
作者:卡尔·奥托·洪德里希(Karl Otto Hondrich),德国学者,分别在科隆、柏林、巴黎与伯克利攻读经济、政治与社会学。1963年至1965年任教于阿富汗的喀布尔大学。1972年在法兰克福大学担任社会学教授至今。
   

美国不再当世界警察会怎样

随着特朗普的上台,美国的孤立主义倾向引起了世界的普遍担忧。包括中国社会的一些人,非常担心一旦“世界警察”撂下摊子,世界秩序会不会遭遇自冷战结束之后最大的威胁? 这样的担忧虽然不无道理,却多少受到了“史上最丑陋美国大选”的惊吓,显得有些多愁善感甚至过度敏感。世界秩序当然需要美国这个全球头号强权国家的支持,但是破旧立新对于人类社会而言,也未必总是危大于机的冒险。 世界秩序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体系与框架,在很多时候旧势力的退潮也许恰恰为更公平、更合理的人类进步留下了必要的空间。想当初,二战以后民族解放运动兴起,英法老牌殖民强国的文明体系瓦解,一些人也曾经担忧这个世界一旦失去了“必要的恶”将会怎样?历史证明,这个世界的人民完全有创造新秩序的能力。 那些认为特朗普会终结美国“世界警察”角色的人,可能高看了特朗普对体制的“破坏力”。尽管这位毫无从政经验的商人表现出强烈的唯美国利益至上,逃避国际责任的倾向,但美国利益与其世界霸主地位是直接联系在一起的。没有美国的世界霸权,没有因为美国霸权而收到的红利,美国哪里有今天的好日子,而要保持这个霸权,很多时候也就必须承担应有的责任。 特朗普作为一个现实主义者,他怎么会看不出美国的利益与霸权、责任之间这样一个关系。特朗普所追求的,恐怕是尽可能地多享受霸权,尽可能地少承担义务。比如他要求日、韩多承担美国的军费,要欧洲不要老搭美国的便车,其实都是从这个角度出发。 说白了,以前的美国当的是暗地里收租的“世界警察”,现在的美国更想当明着收保护费的“教父”。特朗普不是不要世界秩序,而是要花费更便宜、回报更丰厚的世界新秩序。 对于一些管起来劳而无功、没啥油水的地方,以前奥巴马、希拉里还要为“世界警察”的面子管一管,现在的特朗普的确可能撒手不管、把担子推给利益相关的其他国家了;但是对于管起来依然好处多多、红利滚滚的项目,特洛普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 不要以为商人就对当警察不感兴趣,关键是看利润有多大,美国可是一个监狱都承包的国家。特朗普现在喊着撂挑子,其实不过是“讹诈”那些习惯了搭美国便车的盟友而已。 即便美国真的在全球收缩,天也塌不下来。今天的世界与冷战刚结束之后的时代完全不同。在中、俄、印等大国崛起,伊朗、土耳其、南非、巴西等地区大国上升的大情势下,全球秩序当中并没有多少唯美国霸权才可以填补的空洞。相反,当前国际秩序的很多紊乱在很大程度上,恰恰是由于美国意图维持其一超独霸的地位,刻意遏制、打压其他权力而造成的结果。 特朗普的收缩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为这些权力的崛起留下必要的空间,从而使之前美国与这些新兴国家、地区强国的权力博弈,演变为更有距离感、边界感、分寸感的合作。一超的消退如果与多极的兴起同时发生,那么世界可能不会出现那种危险的混乱,而是变得更加的灵活与均衡。 更重要的是,作为志在引领全球治理的中国,通过金砖组织、上海合作组织、G20、一带一路等各种机制的运作,已经在世界范围发挥越来越大的建设性影响。以共赢、合作、包容为基本内涵的世界新秩序正在形成与壮大之中,这个秩序里当然有美国极其重要的位置,但是却并不担忧美国的缺席。 事实上,美国也并不想缺席。特朗普的高级幕僚对亚投行的积极看法,其实透露出中美双方在共同推进全球治理方面仍然存在广泛的增长空间。特朗普不是疯子,而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也许他的确是一个小气的现实主义者,但是只要他是现实主义者,他就会明白竞选的口号必须服从于执政中所面对的真实情境。 所以,对于美国的孤立主义倾向,中国与世界不妨淡定一点。    
摘星廓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美国为什么当世界警察?为什么说美国是世界警察?美国不再当世界警察会怎样
喜欢 (0)or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